随身听的进化

随身听挂腰间,再佩戴上耳机,这就是代表着青少年年轻活力与时尚的形象。随身听从开始到现在,都成功地在青少年市场找到定位。

也许大家并不知道,随身听最早形式的出现是索尼(Sony)公司起先开始有的产品专利。当年正是音乐卡带盛行的年代,有了Walkman开始播放歌曲让旋律在耳边回荡。只是,当时的随身听功能非常有限,除了可以播放胶卷卡带之外,其余的就是录音功能和讯号微弱的电台收音功能。

随后,当音乐光碟开始流行之时,开始有了Discman的诞生。这样的改变其实就是从Walkman的播放卡带形式,转变成Discman可以支援播放光碟的形式。只是,这样最早期的光碟播放器产品,始终存在着一些弊端,适应面相当地局限。因为Discman的抗震性能很差,所以只用当用户在稳定的环境下才能完好地读取光碟内容,享受到品质优于胶卷卡带的音乐。

时代的转变,来到了MP3音乐格式逐渐盛行的时代,商家也开始推出采用快闪记忆体(Flash Memory)储存的方式收藏歌曲。进入21世纪,由苹果电脑(Apple)横空转世推出的iPod,可说是随身听发展史的一个里程碑。iPod的推出短期内迅速在全球科技市场引起轰动,让人不禁感到惊叹“原来科技也可以这样玩”。于是,随身听的品牌效应从Sony走向了Apple,播放形式从卡带光碟迈向了MP3音乐格式,正式跨越到了另一个时代。

后来,纯音乐的播放也开始满足不了听众的要求了,于是就开始有了音乐视屏的流行。MP4进阶版音乐格式开始支援视屏的播放,观赏的屏幕也从狭小屏幕渐渐扩大成全屏播放。然后又因为用户的贪图方便,许许多多的随身听音乐功能已经和智能手机融为一体。用户开始可以二合为一使用智能手机,甚至享受的音乐品质也不输于随身听。

无论随身听的形态再怎么改变,发展的趋势再怎么变化,其主要结构都还是需要连接着耳机作为播放媒介。因此我们看到随身听的发展,与此同时也带动了耳机文化的诞生。用户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的音乐享受,开始着重于耳机的投资。于是,市场上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不同设计、专属不同音乐曲风的音乐耳机,开拓不同需求用户的市场。

音乐是我们的良伴,可以陪伴着我们度过生活不同的时刻,适当的音乐量更有助于调冶性情,舒缓压力。不同的音乐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刻画出任凭我们去想象的音乐感和画面。我想,这就是音乐永远不会过时的原因。新歌虽然感觉新鲜,但旧歌也让人回味无穷,越听越有感觉。仿佛带领着人们穿越时空,沉浸在过去的岁月。

这就是随身听进化的方式,其实只是发生在近二、三十年的故事。下一代的音乐享受,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6月26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烟霾•还在

当醒来的早晨,呼吸的空气不再纯粹新鲜,眺望的景色不再清晰可见。从前几天开始,烟霾又再一次来袭了。

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这一口一口被污染了的空气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没错,这就是从不远方印尼苏门答腊岛飘来的气流,让西马半岛(特别是南马)许多地区的空气处于不健康水平。然而,这其实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课题,这是在每年大约这个季节都会飘洋过海,甚至已经是人民已经司空见惯的年度常客。

只是,就算是年度常客又如何?再怎么熟悉它还始终是我们最最不受欢迎的常客。这熟悉的常客却在这个原本风光明媚的季节,硬生生换上了“烟霾季”的外套,成为我们全民上下挥之不去的噩梦。为了开垦油棕园,为了使用成本最低的做法,这些种植公司就可以任意放火烧森林?有精明团队执行运作的这些种植公司难道就没有更环保的方法?

烟霾,影响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观感,让我们视线模糊误以为置身于仙境或云顶高原之中。它最最严重的祸害就是会危及我们的健康,轻则喉咙不适呼吸不顺畅,重则皮肤敏感肺部受感染。这些连小学生都会朗朗上口说出的祸害,连大人们都要戴上口罩阻挡的祸害,这一切一切对于掌管国家环境问题的环境部不可能也不晓得吧?环境部除了派发口罩提醒国人减少外出之外,就没有任何更直接根除问题的行动吗?

然而,令人更匪夷所思的是,环境部长巴拉尼威日前才表示,大马可能在7月第一个星期派人前往印尼,并向雅加达政府施压,以正视烟霾问题。这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关乎国人健康的重大课题,我国政府竟然打算迟至七月初才会采取行动?印尼可以为了自身利益而罔顾他国的反对声浪,可是做为受害者之一的我国也同样坐视不理吗?那现在到七月之前的整十天空窗期,政府的立场又是什么?

政府是我们民选出来的,应该在国家甚至国际课题上真正捍卫我们的利益。可是在这个区域课题上,却显得唯唯诺诺,迟迟没有做出回应。就算环境部长给予的回应,请注意,也只是表明建立在“可能”的基础之上。难道因为面对的是东南亚区域龙头老大,这些年复一年的环境课题就没有办法有效处理着手解决吗?做为子民,这时候我们只有一个简单的要求,还我们一阵放心呼吸新鲜的空气。

不想继续活在烟霾的噩梦之中,不想这样的环境问题永远悬而未决,不想几十年后的我们乃至我们的子孙们,当仰望着烟雨蒙蒙的天空时,依然继续感慨:烟霾,还在……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6月24日,<星洲日报>言路版。

足坛因你而精彩

大卫帕甘其实算不上我最喜欢的足球员之一,但还是打从心底不得不佩服其永不言弃的精神。

虽然他有着一张俊俏的脸庞,也总是走在时尚流行的前端,但他的名气更多是源自他不懈的努力,在球场上创造的奇迹。就是那出众的“黄金右脚”,还有那悦目的自由球攻门,都是让我们从球场上真正认识大卫帕甘的开始。

然而,大卫帕甘的职业生涯也非事事如意。几次在球场上的失利,几次处于退役边缘的伤患更让他跌入了谷底。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地用表现来证明自己。辗转世界各大联赛踢球,不外乎争取机会表现,让自己时时刻刻都处于备战状态。其两次荣获世界足球先生亚军的荣誉,就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因为国家队更换主帅而不被重用,但他的信念始终如一,坚持要继续代表国家队出战的渴望停不下来。每一次,当大家都认为他的职业生涯几乎走到尽头时,他就会用更杰出的表现扭转大家对他的评价。只是,天意弄人,2010年初的一场伤势,还是让他泪别同年的世界杯。

做为英国申办2012年夏季奥运会大使的大卫帕甘,还有一个想要代表祖国征战奥运的梦想。于是,他延后退休的计划,继续在绿茵草地上拼搏。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却因为战略所需,再次与奥运足球赛擦肩而过。但奥委会为了肯定大卫帕甘的贡献,委任他成为开幕仪式上圣火传递者之一。这项荣誉,也算是弥补了他的小小缺憾。

大卫帕甘在足坛上一路走来,走过了不少低潮,但也成功从低潮中走了上来。尽管也经历了不少风波,但他都一次又一次用出色的表现转移这些少许负面评价的焦点。这一次,他真的选择退役了,足球场上再也看不见他标志性精准远距离长传和传中的踪迹。少了帕甘,足坛的精彩似乎就会少了些什么似的。

虽然不尽完美,始终有所遗憾,好歹他轰轰烈烈尝试过、努力过、勇敢过,他的退役绝对含带着足坛的一片光彩。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6月14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星云》版6月征文《只有一个大卫帕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