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大叔出现以前

谷歌(Google)搜索引擎,可说是目前世界上最为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其最特别之处即是它不仅有许多独特且优秀的功能,并且在界面浏览上还不时会有许多革命性的创新。更重要的时,其广泛的搜索范围和内涵,让它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大家在网海找寻资料时首选的搜索引擎。

其实,大家都知道谷歌并非是网络上最早期出现或唯一的搜索引擎,但谷歌在搜寻功能和网页涵盖量方面却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正因为如此,谷歌的名声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悄然间成了一种代名词。上网找资料,就算你搜寻资料的方式不是透过谷歌,但大家都习惯称之为“在谷歌搜索”。甚至“谷歌”这词汇来到这个年代,其引申义也已经相等于“搜索”的意思了。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在搜索引擎还未盛行的时代是怎么样的?在以前的时代,即使互联网开始盛行了,可是却还没有出现类似相关对网海中的网页进行资料整合的目录。我们都还在埋怨着缺少了类似的资料整合平台,把网海中无尽的资讯进行归类处理。因此,大家在浏览网站时都需要清楚抄写网址,正确地输入网址之后才能进入相关的网页。

即使后来开始有了最初步的网页搜索引擎,有了在那个年代还是采用第三方搜索引擎作为自己网页搜索功能的雅虎,但在找起资料方面始终面对一定的局限性。因为搜索引擎所涵盖的资料库未能缓存绝大多数资料的内容,而用户也未必能准确地找寻到来自多方面的相关资料。

网络搜索引擎的发展可说是突破性的,而谷歌的出现甚至堪称科技上的一个奇迹。来到现今的时代,文字搜索已经不再是唯一的搜索方式,更多搜索方式地推出也丰富了网络上更多元的资讯搜索。搜索引擎先后推出的图片和声音搜索功能,让用户在找寻方式上更多姿多彩,资料档案的获取也变得更为全面。这样方式的改变,无疑是网络上一项重要的革新。

谷歌的蓬勃发展,来到了现今的时代,甚至形成了一种对于任何事情“不能说不懂”的地步。搜索引擎把资料根据关键字眼整理的方式,完整性的呈现,让隐藏在世界各个角落鲜为人知的事实,也变得不再是个秘密。试想想,很多你不了解的事情或资料,这些答案难道不是都可以在网络上透过谷歌深入网海寻获的吗?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对于很多事情,关键并非在于你不懂,而是你其实不想要去懂。

谷歌大叔的出现,特别是在现今资讯爆炸的时代,无疑为我们的生活或在资料搜索上提供了更多的便利。科技的发展,方便了群众,同时也正应验着一句话:你昨天想要的改变,今天就会开始出现。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5月29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告别纸和笔的年代

古时候所谓的文房四宝,指的就是在书房中重要的四样宝物:笔、墨、纸和砚。可是那已经是非常遥远的过去,探讨这样的科技转变似乎也没什么意义。至少后来,墨已经包含在笔的架构里了,而我们也不需要砚来磨墨了。

曾经,纸和笔是我们记录文案、记载事迹、记叙心情最佳的媒介。这些都是每个人从学习写字,到习惯使用中不可或缺的工具。曾经,我们和纸笔相伴了好多个年头。无论是悲欢离合或喜怒哀乐,纸和笔挥洒过留下的印记都让我们的回忆更添精彩。只是,数码化的时代似乎开始淡化了这样的功能。

还记得以前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都准备了一叠草稿纸做笔记、记录要点。可是这样的形式在现今的年代已经日益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进化成了数码的形式。因为电子科技的发达,人们开始喜欢把一切的事务记录在手机或电脑里,随手就能掏出来握在手心浏览。因此,纸张的作用也渐渐地被替代,取而代之的就是这些方便携带的电子仪器。

不仅如此,还包括手写的工具,以前的原子笔和钢笔,现在也变成了电子笔或键盘输入的形式。也许是大家开始觉得手写字体有欠端正,于是开始更偏爱于电脑字体的整齐且多样选择。除此之外,其最大的原因我想是因为用电子方式输入的文字在编辑上拥有的诸多好处。因为它不仅让大家可以轻易进行编排更改,在成品的观感上更是清晰整齐可佳。

于是,人们都渐渐开始舍弃了传统书写的方式。在学堂上要呈交的作业报告,因为更有利于内容编排和呈现设计,手写纸和笔已经被电脑打印版本给取代了。就连爬格子的行业,因为更容易拟稿和编写,手中握着一支笔,在稿纸的格子之间游走,这样的画面也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用彩色画笔进行的绘画或写生,在新推出增设彩绘功能的触控型荧幕手机后,也因为更方便和更干净,电子笔也许在不久后的将来也要取代画笔了。

告别纸和笔的年代,有人说那其实也是迈向环保的年代。但与其这样说,我会更认为是科技的进步才带动了这样的环保。再往深一层看,与其说是便利,但说穿了其实也是过于依赖数码形式科技的体现。敢问现今还有多少人用笔记本记录电话号码?还有多少人用日记本书写心情故事?一本本有迹可寻的硬体记录,如今已经俨然变成了一件件触摸不到的软体文件。
也许节省笔墨是种环保的体现,也许科技形式的书写带来了更多便利,可是当数码化的时代,人们会不会其实也忘记了怎么书写?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5月15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五月五

五月五,换不了政府。

投票前一晚回家路上,整条街挤满了民联支持者,在响车笛、摇旗帜、喊口号。忧的是当时已过了竞选时间,而且这样的场面随时可能会发生冲突。但喜的是这些人都是国阵以为选票已经回流的马来同胞,而且除了有些混乱之外并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当时的感觉看来这次是真的了,Ini Kalilah应验了。


当感觉是如此强烈,当希望是如此靠近,然而,现实却和理想始终有所差距。当满怀期待地等,只是奇迹始终没有发生,马来西亚的五月天还是无法掀开历史崭新的一页。当成绩宣布的夜晚,民联赢得的议席一直处于落后,我们的期待也扑了个空,好运也终究没有降临。当最终结果尘埃落定,我们的心也碎了。

多么不想面对,多么不愿承认,不去接受这样的大选成果。选区划分的不公平,获得过半选民支持的政党联盟当不成政府,被更多选民唾弃的阵线却继续独揽政权。选举制度的不中立,让缺少资源的那方因为没有委派算票员,表格14成绩也会被篡改。突然觉得很无力,在那一天,人民的反弹和不满根本换不到什么。

那些日子的欢呼,如今只剩下回忆里的画面。换不成政府让很多人痛彻心扉,可是理智地思考,这一次的大选也并非毫无收获。至少我们对于改朝换代的梦想更近了一点,要告别腐败的意志也更坚定了一些。只是,五年后的今天,我们的心灵会从谷底反弹,我们的壮志还会再创高峰吗?

这一次的失利,至少让我们了解,只有半数选民的觉醒是不足够的,郊区选票、体制腐败、大部分人民的觉醒才是我们更需要正视的。唯有认清迈向这条改革路上的不足,在来届大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就肯定不会再被其它的是非给颠倒,多余的插曲给扭曲,才能达致釜底抽薪的效用。

曾经,“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是多么激励人心的一句话,这时候听在我们耳里才是更应该提醒我们不该轻易泄气。国家要改变,人民在前线,展望下一次大选。唯有经历过“这么近,那么远”的低潮,我们才真正意识到革命失败的辛酸,继续同仇敌忾地面对未来。两线制,政党轮替,这些我们苛求已久的梦,依然在我们心中,未完待续。

换不成的日子怎么样?工还是照做,生活还是照过。只是接下来的五年,我们还是要处于荒诞的国度,继续听着荒唐的笑话,承受着一件又一件荒谬的事实。

娱乐下载的前身


娱乐下载对于现今的意义是什么?它可说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娱乐平台。当电视的播放或旧有的模式始终有着一定局限的情况下,娱乐下载可说是现今大多数人的喜好。

娱乐下载的特质就在于它是免费,并且更新得更快,完全可以迎合娱乐市场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这样方便快捷且垂手可得的平台,也是每一户人家都能够简易实用的。当走到这样符合便利需求的时代,大家是否曾经想过在它出现以前的情况?这一篇,我们少谈一些关于技术层面的那些事,我们来看看在旧有科技下的一个大环境和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首先可以有的选择就是“买”,这一点和现今免费的特质是有很大差异的。这是因为无论在购买音乐专辑或电视剧集时,买的都是属于原创正版的作品,在价格上都是比较昂贵的。虽然这些娱乐商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收藏很久,可是娱乐毕竟是潮流商品,很多音乐或电影都只是在流行时看了就算。因此,用昂贵的费用,购买了只是看上数次的商品,可说是吃不消。

再来可以有的选择就是“租”,这一点可以说是不想付上昂贵费用购买正版商品之外的折衷方案。可是,即使不是一次性的费用,但倘若是追看连续剧,还是需要付上每一集大约一、二令吉的费用。也许每次两令吉的费用看似微不足道,可是想想一部连续剧有几十集,一年还会追看十几套的剧集,这些费用相加之下其实也是一笔为数不小的开销。

最后还可以有的选择就是“借”,这一点是完全可以说是抵消追看娱乐节目的费用。可是,有得必有失,花费是免了,却其实迎来了许多的不方便。看看拥有者的心态,因为这是他出钱购买回来的,在借出去时总会担心着会被借的人弄坏、弄不见或找不回。然后是想借来看者的心态,因为跟别人开口借,其实就好像对别人的一种请求,而这点借多借久了也会慢慢地觉得不好意思。

随着宽屏时代的崛起,也配合了娱乐多媒体下载时代的诞生,过去付费的年代大概已不再盛行了。我们开始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喜好,更可以选择自己时间尽情地享受观赏。因为娱乐下载文件在分享时也不容易损坏,我们也变成了更乐于分享,更会为无限尽情地分享传发拷贝而觉得乐趣无比。

从“买租借”的年代,我们迈步走向了自行选择下载的年代。甚至,现今的科技已经让我们不需要花费时间下载,而是边缓冲边收看的省时方案。科技其实都一直围绕着用户便利的方向发展,我们今天还有怎样的苛求,也许明天科技就会帮助我们实现了。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5月1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