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五,换政府!

这场大选更像一场革命。
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要改朝换代,告别腐败;
我们也有共同的敌人,要打倒贪腐,更换政府;
我们更有共同的口号,印尼咖喱辣,五八五八!
竞选期过了一星期,还剩下黄金七天,就能真正完成我们的使命。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让我们一起加油!五月五,换政府!

菲林相机的故事


还记得躲在暗角装菲林的情景?还记得冲洗照片必须在暗房里处理的过去?过去我们担心的,其实就是设法不让菲林曝光,避免曝光后的底片再冲洗时会呈现全白的现象。这些,也许都是现代人并不了解的回忆。

现代人所熟悉的数码相机,在运作原理上和菲林相机(或称胶卷相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它们都是从对焦的物体所摄取的光线,通过镜头在焦平面上形成物像。然而,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影像的储存介质,菲林相机是以化学方法把摄取的物体,记录在卤化银胶片,也就是所谓的菲林上。

其实,这旧有的科技在画质上非但没有想象的差,甚至比起数码相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严格来说,即使是再高档的数码相机,其成像也未必能做到菲林相机的高质感与高层次感。来看简单的数据显示,普通彩色菲林的成像宽容度(Pixel Level)已经是在5层左右,但只有高档的数码单反相机宽容度才可高达这层次。如果再看黑白菲林的成像宽容度,甚至可以达到7至9层之多。因此从这质量上而言,数码相机并不足以与菲林相机媲美。

菲林相机还有一个更特别之处,就是对于每个摄影物体只有一次拍摄机会。这是因为在按下快门之后,所拍摄的影像已经成定局,而不能对拍摄照片进行任何的修改或重来。更重要的是,在拍摄过程中也无法知道拍摄效果的好坏,这些谜底只能够等待照片冲洗出来后才能揭开。

不仅如此,相较于可以无限扩充的数码外插记忆卡,每一卷菲林能够拍摄的照片数量其实并不多。一卷菲林可以只允许摄影者拍下那区区三十几张的画面,而且也不能对拍摄的照片进行删除,或把拍不好的影像重新再拍一次。这一些局限,只有在步入了数码时代后,才有了很多所谓“拍得不好可以再重来”的机会。

说到这一点,就让我想起前阵子看过的一篇文章,提到说一对结婚多年的老夫妇,为什么这样多年还能融洽地相处在一起?他们笑着回答:“我们那个年代,东西坏了,不会把它丢掉,而是将它修好”。他们对于拥有的东西显得格外珍惜,而这样的态度却似乎是现代人比较罕有的。

想想也许这就是时代的差距,可能正因为他们的物质生活并没有现代来的好,于是上一辈人对东西总有一份执着。科技也是如此,当更多先进的科技器材陈出不穷的当儿,人们会不会也有对它们穷追不舍的那天。就算东西只有一点小坏,大家似乎都不会觉得丢掉可惜;甚至东西即使还能用得着,还是有人认为要买新的才是最好。

走过过去的回忆,迈向崭新的科技。菲林相机的年代,会不会其实让我们更懂得珍惜?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4月17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再忙也要去投票


早在国会还没有正式解散之前,第13届全国大选的号角似乎经已提前响起。踏入年初,一场接一场的讲座演说、一阵又一阵的党旗飘扬、一波再一波的选举宣传,已经如同让竞选期提前展开。

虽然说竞选期实际上只限于在提名日之后才开始,可是看看现今候选人的姿态、选民的心态和周遭的氛围,大家似乎都已经迫不及待马上就迎来这一场的选举。这一届的大选,看来势必掀起建国以来的政治高潮。朝野政党之间可说双方势力最平均、水平最接近的一次。经历了308政治大海啸的洗礼,来到这次第13届的大选,也让人民看到了国家迈向两线制,甚至政权更替的希望。

这同时也是朝野两派谁也输不起的战役。如果国阵败选,没有了执政靠山,最基本的大选筹码也拱手让出。凭着执政以来众多其滥权贪腐新闻缠身,只要获得执政机会的民联表现不会特别差,无法摆脱丑闻形象的国阵,想要在接下来几届大选赢回江山似乎都会变得很难。

同样的,如果民联败选,我国一党独大的局面恐怕也会从此持续下去。一路走来大多依靠大牌政治打遍江山的民联,政营中的核心人物如安华、林吉祥和聂阿兹都已年迈,甚至可能从此退下沙场。这样一来少了几张王牌,民联的影响力肯定大不如前,想要制衡国阵的力量势必也难上加难。

也正因为会有这样政治分水岭的可能,让大家手中的选票变得更为关键和重要。因为大家投下神圣一票之后,选出来的可能不仅仅是未来5年的国家领导人,还可能是未来10-20年会持续下去的当权政党。这样的可能,无形中就让朝野双方都格外重视这一次的选举,因为谁也不想轻易输掉可能影响着国家未来数十年的政治走向。于是,这一场战役,也堪称有史以来战情最激烈的对垒。

大选不仅仅是政治人物角斗的舞台,因为大选的结果乃是影响着我们深远的未来。千万不能以为自己手中只有那区区的一票,而忽视自己手中可以改变国家未来的力量。要知道的是,上一届大选砂拉越泗里街国会议席的多数票只有区区的51票。换句话说,只要有多51位合格国民登记为选民,他们随时可以改变结局,也许就会有不同的人民代议士踏入国会的门槛了。

不仅如此,308全国大选投票率也只有那73%。也就是说,是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合格选民并没有主动去选择国家的未来,而这还不包括那些没有登记成为选民的。当来届大选的首投族就占叻23%,就让我们更相信有更多的人民已经意识到手中一票的重要性。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投票日当天更高的投票率,一起见证我们公投民选出来的政府。

大选在人民期待了很久后终究来了,而此时此刻也轮到我们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了。逾5年才有那么难得机会让我们表决,请大家认真思考,投下神圣的一票。要把大选当作过年过节般看待,再远也要回来,再忙也要投票。

当单弦铃声不再响起


铃声,是手机响起时的一种预示,是告知用户来电或新信息的显示。铃声,也有属于它的故事,不同的手机时代,响起的也就是那不同格调的铃声。

现在每个人手机响起的铃声,不外乎是时尚最流行的歌曲。身为手机主人的我们,都习惯选择自己喜欢的歌曲作为铃声。那可以选择节奏快速的舞曲、旋律轻快的民谣、或者是拨动心弦的抒情歌曲,只要是我们喜欢的歌曲,都可以成为手机上的铃声。最重要的是,这些铃声大多是真人演唱出歌曲的铃声,而这一切却是旧有科技所没有的。

谁还记得当年单弦铃声(Monophonic)响起的情景?当铃声响起时,大家下意识就会马上找出手机,按下接听或查看信息的按键。这不外乎是因为手机铃声都格外清脆响亮,响起时就会很容易吸引到旁人的目光。而身为手机主人的就难免会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而设法第一时间让这铃声停下来,让四周回复宁静。

当然,单弦铃声也不只是因为大声而闻名,我们同时也曾经有过用单弦来编写铃声的乐趣。会音乐的人可以通过内置的铃声编写软件,编写自己属意的流行歌曲,而不需要花钱下载。不会音乐的人也可以翻阅报章或杂志,通过单弦铃声歌谱给进行输入,编辑出来就是一首动人的旋律。甚至,想要自创歌曲的朋友,同样可以在编辑软件上任意发挥,创作属于自己曲风格调的歌曲。

还记得那个手机震动就会让手机也跟着旋转的年代,听着单弦铃声,我们也有另一番的乐趣。只要把手机拜访在桌上,伴随开启着的单弦铃声,看着手机随着音乐转动,感觉上就像一个另类的音乐盒。这是我们得空无聊时可以有的消遣,心情沉重繁忙时也还真的可以陶醉其中,达到忘忧之用。

只是,单弦铃声的时代还是会过去的。也许人们的不甘于单调平凡,才有了后来的和弦铃声(Polyphonic)、然后是音乐盒铃声、还有更多的真人铃声。只是有时候,当现今社会多元的发展也趋向复杂化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怀念过去,怀念那挥别现有繁忙紧凑的时代。因为对我而言,单弦铃声不是单调的铃声,却存在着一种简单的优美,蕴藏着一种简单的快乐。

当单弦手机铃声不再响起,说明的只是我们告别了一个过往的科技年代。就算单弦铃声不再响起,那清脆的铃声依然会在脑海中盘旋。平下心来,安静地聆听一段单弦铃声,它,又何尝不是如此地清脆动听?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4月3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