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由大变小再变大


手机的演变历史,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过程。它并非像互联网速度那样越变越快,也并非像电视机体型那样越变越薄,更并非像硬碟容量那样越变越大。相反的,手机却有着自己非依序渐进的,格外不同的模式发展着。

一开始的手机,制造出的只是类似水壶形状般大的体积。这都是由于技术的限制,所生产内部零件和所需的操作晶片都还没有达到最小化的缘故。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时候手机所采用联通电讯网络的SIM卡,还是整张电话卡直接插入的。我想也许正因为它大,所以也大家都叫它“大哥大”。

手机接着趋向更小的方向发展,只是后来的技术还是小的有限。即使之后的发展让它慢慢成了可以握在掌心上的体型,但其外表始终还是看起来相当笨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非曾经普遍一时的诺基亚3310型号莫属了。甚至,其结实的外型还让人开起了玩笑,把它喻为可以用来丢狗或挡子弹的手机。

然后,向往便利的社会开始了。人们开始追求着更方便携带,然后又希望手机上进行多项的功能操作也能垂手可得。我们常说:“科技的发展就是为了带来便利”。于是,手机技术的发展也随及让手机可以越做越小,但功能非但不减,反而越加强大。

只是,按键时代的手机始终是过去式的。也许也因为操作上的方便,触控荧幕的推出也正好迎合了这项需求。人们开始习惯直接点击的好处,想要怎么操作就直接按下去,简单又快捷。当触控荧幕的普及化和高清画质的追求,当过往的窄小荧幕无法满足用户的视野,手机的外形就开始发展到了不一样的地步。

大荧幕,可以让触控操作更得心应手,手掌再大或轻微手抖也不容易按错。大荧幕,能够让高清画面更艳丽耀眼,小孩喜欢或轻微老花也一样看得清晰。大荧幕,也会让握在手心更实在踏实,再大外型或精美设计也一样会感觉有趣。于是,随着更多全屏式手机的推出,手机的体型也开始越做越大,甚至到了宛如一本笔记本的大小。

无可否认,过往的手机虽然在外观上不怎么前卫、功能上不怎么丰富、携带上不怎么便利,但在耐用比较点上依然可称得上是佼佼者。纵使不小心掉了在地上,弯腰捡起吹掉尘埃,依然还是一台可用的手机。然而,现在的手机却犹如易碎的玻璃,非要多加保护不可。

也许这就是便利的代价。无论在外型上、荧幕上、电力上,都因为更先进的发展而或多或少取舍掉了其耐用的部分。几十年后,谁又会知道会为了什么需求发展成怎样的手机?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3月20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龟速的网络时代


当大家今天都在追求更快的网速,宽频、光纤科技已成为这个时代的代名词时,还有谁还会想起当年那龟速的网络时代?然而,纵使走到了现今相对快速的网络时代,身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偶尔不也还在抱怨我国的上网时速远远不及其他国家?

很多人都埋怨着大马的网速很慢,网络服务再怎么改进,却还是会随时断线,甚至还是可能受到天气的影响。其实,这样的抱怨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在许多科技先进的国家,根本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再多的讨厌,再多的抱怨,只是因为这些幸福的小孩没有经历过以往龟速的窄频网络时代。

从前的上网方式,主要是通过拨号(Dial-up)上网的模式。这样的拨号连接上网技术,是通过家用电话线经由数据机(Modem)连接互联网。这台数据机的网速其实只有56kbps,就算只是通过理论计算方式,每秒钟也只能达到7Kbytes的速度。对比起现在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下载一首歌曲的网速,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56kbps的网速究竟有多慢,在我儿时就曾经这样体验过。当时为了要下载一个只是大约60MB的程序修复文件,每晚夜深选择网络比较不繁忙的两个小时下载,都要用上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方能完成下载。而且,上网一般都是采用用多少给多少的付费方式。在网际网络还没有达致普遍趋势时,收费更是昂贵,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不方便。

通过这样方式上网还有一项重要的特征,那就是在开始连线时会发出轻度声响。就算成功连接了互联网之后,还是会面对容易断线的可能。这项通过电话线连接互联网的技术,同时也让电话和上网两者之间只能选择一者。换句话说,就是在拨打电话时候不能够连接数据机上网,反之亦然。

所幸以前的资讯网页设计没有那么炫丽色彩,我们不需要等待良久的时间才成功浏览完成。也所幸以前还不是盛行多媒体娱乐下载的时代,我们才不需要可能用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观赏一集的戏剧。然后当视觉效果要求的提升、多媒体下载文件的庞大,因为拨号上网的网速较慢,于是之后的网络科技就渐渐被宽频连线所取代了。

宽频的出现实际上已经让网速突破了一大步,摆脱了过往龟速上网的困境。纵使他为广大网友提供了许多的便利,但认真想起来,也不是说最快的网络就必定是最好的。当大家都因为网络的快捷和便利,把生活中的注意力过度集中在上网时,也许真的值得让我们省思,我们的生活是不是其实不应该只局限于穿梭在互联网的世界而已?

因为需求的提升,因为生活步伐的要求,再快的网速还是会有觉得不够快的时候。互联网的发展确实有其好处,只是我们还是应该要认清这点,网络永远只是辅助,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3月6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