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700MB的光碟


一片就能够成为一张收藏无数动听歌曲的专辑,两片就足以构成一部情节完整好看的电影。这里要说的就是光碟,在画质或速度上还没有突破性发展的光碟,只有700MB记忆容量的光碟。

现代小朋友对于光碟说出的意义,似乎无法构成他们时代中的代表性。从最早期的影音光碟(VCD),到后来的数码光碟(DVD),再到现在更为先进的光碟格式——蓝光光碟(Blu-Ray),这或许才是他们真正所熟悉的。

随着更大记忆容量硬碟的出现,或更方便携带笔碟的盛行之后,光碟形似的记忆体在现今的时代也许不再广为普遍。光碟在现今时代的意义,最具代表性的也许就只是作为音乐光碟之用途,但那其实只是光碟回归了最原始的用途而已。至于其他的,大概早已被更革新的媒介所取代了。但看回过去,最初的光碟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光碟在一定程度上是储存记忆媒介的一种革新,主要特质是采用激光扫描的方式,记录和读出所保存的信息。一个普通的光碟,虽然只有区区700MB的记忆容量,可是对于在那观众还没有追求高清画质的年代,它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娱乐媒介。在胶卷录影带被淘汰的年代,光碟可说是承担起了播放所有电影的重要媒介。

光碟抄写模式对于用户而言也是简易实用的。一架光碟抄写机(CD Writer)在最盛行的年代也不算太贵,只要人手一台,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够把一片光碟进行复制。更重要的是,所复制出来的光碟,其品质也几乎接近原版光碟的品质。用更便宜的成本,能够得到同样品质的娱乐,于是也形成了盗版光碟上的猖狂。

只是,再重要的媒介还是会有被淘汰的一天。当追求标清或甚至高清的年代开始了,所有的影音录像资料因为储存空间更为庞大的需求,光碟已经开始慢慢不再被器重。也因为在储存高容量资料速度上的局限,光碟于是也没有再受到广泛使用了。于是,一部完整高质量的电影来到今天也渐渐放弃了这个只有700MB的光碟。

700MB的光碟容量虽小,但对于要收藏一张拥有约10首歌曲的专辑而言还是充裕的。因为这样形式的光碟足以容纳80分钟的音乐,也就是说能够呈现出大约1167kbps无失真的音乐状态。于是,光碟即使在很多高质科技功能上被其他媒介所取代了,可是依旧保留了作为音乐光碟这最基本的功能。

这是那些年的科技当中,可称得上距离我们比较靠近的科技。虽然它依然还有在被使用着,只是很多功能经已被取代了。几年后,光碟形式的进化又会是怎样呢?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1月30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没有滑鼠的日子


滑鼠是一种最普遍且常用的电脑输入硬体设备,最主要的功能便是对当前屏幕的游标进行定位,并且通过滑鼠上的按键和滚轮,在屏幕上对游走的鼠标所在的位置上进行更种方式的操作。

许多人只知道滑鼠很好用,滑鼠让操作电脑变得更为简易许多。可是,又有谁曾设想过,如果有一天滑鼠不听话出现问题而停止操作了,而又在没有后备滑鼠可供使用的情况下,该怎么操作电脑呢?这样的设想其实并不算多想,因为那正正就是出现在过去滑鼠还没有普及的年代,过去的人们还是一样有办法操作着电脑。

那是一个没有滑鼠的日子,也是鼠标还没有在屏幕上出现过的日子。当时所有荧幕上操作的重担,都是交由键盘老大去执行。但键盘老大始终只是由几个按键所组成的硬体,所有在荧幕上更换位置的执行也最多是有上下左右按键操作。因此,一定程度上的比较下,其实用性和效率也肯定比不上滑鼠。

看看当时的我们是怎么运用键盘去执行操作的?开关任何程序上的操作在今天只需要稍微移动滑鼠按个键就行,但以前的我们都要充分运用键盘上的结合按键。在翻阅资料时可以运用滑鼠的滚轮任意滑上或滑下,但以前的我们只有上下键可供选择进行操作。要任意选择文章中的一段文字也同样可以按着滑鼠随意拖过,但以前的我们其实就只是按着shift键,然后才通过方向键慢慢地移动选择。

然而,在滑鼠出现了以后,这些在看似在以前才会有的障碍都获得了解决。滑鼠甚至还有了进化,伴随而来的更是功能更为强大的滑鼠。从最基本的机械滑鼠是需要靠一粒圆球滚动着的,到后来的光学滑鼠开始不需要专用滑鼠垫就能操作。更进一步的,还包括没有电线连接的蓝芽或雷射滑鼠,甚至还有操作更为简易的手写板,或苹果推出的Magic Mouse(没有按键和滚轮,只用手势多点触控技术)。

试想想没有滑鼠的日子,在荧幕操作上会为我们增添了多少麻烦?在滑鼠出现了之后,人们对其的依赖,其实已经足以让滑鼠成为操作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如果有一天滑鼠真的不小心坏了,那我想在大多网友的感觉上其实就如同少了一只手来操作。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其实就正如“由键盘入滑鼠易,由滑鼠入键盘难”一样的道理。

当触控萤幕出现的今天,滑鼠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其实经已被每个人的手指给取代了。滑鼠能过做到的功能,在触控萤幕上只有指头一挥同样也有相同的效果。滑鼠的故事其实只是象征着一个时代,它的未来也肯定会被更为简易操作的科技所取代。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1月16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减轻负担或钱包更伤?

呼应2013年财政预算案下的“青年通讯计划”,旨在为我国年龄介于21至30岁,收入不超过3千令吉的青年提供200令吉的智能手机回扣。

可是,这项计划在推出之后却因为只限于购买500令吉及以下手机,而引起大众诸多的争议。内阁因此也在考量之后宣布撤销这项限制,让青年们喜欢购买什么手机就购买什么,一律可以获得200令吉的回扣。然而,青年欢喜了之后接着就引起更多纳税人的反弹,质疑这样的举措还符合当初帮助低收入和负担重一族,让他们有机会跻身网络世界的意义?

我们今天就不看那些月收入不错、社会中产或富二代的情况,因为纵使没有这200令吉的回扣,也对他们起不了任何显著的影响。有些人还是有能力自掏腰包去购买价钱昂贵的手机,有些人还是可以炫耀一番购买了功能强大的手机。我们今天就来看那些需要这笔津贴购买手机的青年,实际上是受惠还是吃亏,是减清了负担还是钱包更受伤?

首先,就是这项政策无形中会激起了更多青年消费欲所带来的伤。200令吉的津贴,看似可以让你少付些钱,就好像百货商场促销大减价所带来的优惠一样。可是,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它其实也提供了一种诱因,让更多人只看到这项奖励获得的利,而忽略了可能要付出更多不必要开销的弊。

许多人本来现阶段不需要购买智能少机,或现用的手机还处于良好状况,可是因为不想错过这项津贴,而付更多的钱参与了这项计划。这是因为在500万符合资格的青年之中,面对着的是只有150万名额僧多粥少的情况,大家于是显得更是虎视眈眈。更重要的是,这项津贴是采用一种先到先得的制度分发,也引起了更多的人抢先争取,避免预算分派结束后而落空。

再来,这一伤才是最致命的,因为这些加入这项计划的青年,每个月无形中将会添加了一笔开销。这是因为有其中一项条件列明,目前没有订购手机宽频服务者,须向参与计划的电讯服务公司签订宽频计划。换句话说,凡是购买成功的青年,今后都必须每月为其手机付出50至150令吉不等的宽频月费。

要知道,许多青年买不起智能手机的原因,其实正是承担不起随智能手机购买配套而来的每月持续开销,而并非付不起巨额的手机价值。因为再高的智能手机售价只是一次性的痛,每个月需要付上的月费其实才是恶梦。以学生为首,经济能力不佳的青年本来只是使用更廉价实惠、负担不高的配套,现在却需要付得更多,那是弊,而不是利。

从国库掏出了3亿令吉,本来为了帮助低收入群体,可惜在我看来却是政策实行不当、成效欠缺理想、目标有违提案。这样的政策,非但没有为青年减轻负担,反而让他们的钱包更伤啊!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1月8日,<星洲日报>言路版。

迈向2013

201311日的生活,日子还是一样照过,只是今天不需要工作。

挥别2012,当迈向2013全新一年的第一天,很多人都希望有个全新的改变。就像老话说的一句,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但现实并非如此的,因为事情发展的规律很多都不是把新年当作一个转折点,很多事情也不会在倒数跨年间就突然有不同的运转。因为改变,不是只能在新年间才能完成。

每个人对于崭新的一年都有不同的期许,然后就会看到很多人列出全新一年的期许清单。其实我也不例外,只是我的2013,也没有什么特别规划,因为也觉得一切只要按照现今的模式走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适当的时候,想做的时候,都可以顺着自己的意愿前进,达成自己的想法。

要在一篇文章内顺序排列出何者优先的憧憬,况且要我想出一个大蓝图的方向也太困难了。我只是觉得,很多东西,很多愿景都是在某个时候才会萌生的念头,而并非一年之始说了就算。然而,我并非就因此应该被看成没有目标的人,只是我都希望我在某月某日立下的目标都可以实现,不仅仅是新年的目标而已。

祝自己一句:“心想事成”,我想这样也不会太过份吧!虽然说是希望所有心里想的都能够成为事实,但那未必就是贪心的念头。只是希望心中好的想法都可以成真,美好的事情都能够如愿到来。我也一样期望自己不会在一年之内不,明年的今天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

2013,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还是想说,心想事成,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