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陈绮贞说:“看过许多美景,迷失在地图上短暂的光阴;累积许多飞行,搜集了地图上的风和日丽”,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最近,家里的姐姐和公司的同事都分别从港澳和港台旅行回来,就勾起了我前些日子在港澳台旅行的回忆。随及就会投入一起讨论,哪里好逛,什么好吃,怎样好玩。也随手翻起旧有的照片,看看过去属于自己的回忆。

因为之前旅行的回忆是美好的,所以都会渴望还有旅行的机会,到不同的地方去游玩。撇开金钱的负担,我想旅行都是让人感觉美好的。旅行让你有机会踏上另一个国度,呼吸不一样的空气,感觉不一样的气息。那中感觉是新鲜的,所以特别让人期待,格外让人感觉欢喜。

旅行可以让你增广见闻,让你了解当地的文化内涵。大家都会常说,去一个地方非去哪里不可,非吃什么不可,我想,这就是旅游业的卖点。旅游让你可以亲临现场,见证各个地方独特的文明,体验各个地区独有的风情。而这些感受,绝非看纪录片或一张一张照片就能够有所体会的。

以前参与过有道辩题讨论关于旅游业对文化遗产的建设和破坏,看看旅游业对于文化遗产的冲击和变化。有人说旅游业让文化遗产变了质,可是我想更重要的是其宣传特质让文化遗产保留得更有意义。就算是商业化也没有什么不好,以金钱为导向其实也没什么不妥,正是因为这些旅游业的推广,才让世界各地的人开始了解某个国家的特色,才让大家都开始对某个地方有了向往和憧憬。

旅行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还有休闲的作用,可以自在地享乐,可以自由地玩乐。生活在繁忙的都市,有时真的需要这种活动,让自己离开扰人的情绪,暂时放缓生活节奏。这样的形式,不算逃避,却只是寻找生活中应该有的乐趣。还等什么?现在人人都能飞,人人都能去旅游了。

旅行过的景点,看回的每张照片,因为自身经历,都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给拿督和拿汀的祝福


大马体坛11月天,迎来了一场举国瞩目的世纪婚礼。婚礼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可称得上大马史上最杰出羽球员之一的拿督李宗伟。拿督李宗伟的配偶同样来头不小,她是大马羽坛前一姐——拿汀黄妙珠。

这对婚姻情侣,同样是羽球员出身,这样的职业搭配可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更何况他们都曾为大马体坛立下汗马功劳,他们的喜讯自然受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知道他们的人所关注。因此,从整个婚礼的筹备过程、一直到婚礼的进行仪式,各管道媒体都争相大事宣传、大篇幅报导。

所谓“花开引蝶,树大招风”,这起“大事件”自然地也引来了诸多争议。有的人认为这场婚礼的安排过于铺张扬厉,就算是世界第一大满贯得主林丹的婚礼也不比他来得繁华。有的人认为这场婚礼的宣传过于铺天盖地,就算是更称得上世纪婚礼的英国威廉王子婚宴也不比他来得隆重。

先不论安排恰不恰当或宣传过不过火,但在某个程度上,也其实正如拿督李宗伟说过的一句话:“碍于身份,无法选择低调”。确实,像他这样鼎鼎大名的人物,面对生活上重要的一桩喜事,再怎么低调还是会有媒体努力进行“挖料”。等到东窗事发,被揭开了真相,其结果就会像秘婚的明星一样,被大众或媒体数落为大搞神秘。

对于婚礼的安排,可能有些人会问,明明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却搞了两个晚上的婚礼飨宴,请了共将近300桌的席上来宾,也弄得超过3千个人和他们一起不得空,这有需要吗?只是,站在他们的立场想想,邀请那么多人,其实也是为了尽可能把大部分的高官显要、社会名人、亲朋戚友都请到,免得顺得哥情失嫂意。更何况,现在请了那么多人,还是会被说漏了谁谁谁、忘了某某某。

再来看看电视、报章和网络媒体的呼应,婚前特辑播送、婚礼筹备大篇幅报导、婚礼仪式现场直播,让这样的新闻要低调都很难。可是,这到底是过度吹捧还是高调处理,我想转播消息的新闻工作者自有答案。就像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世界婚礼,如果媒体觉得这事件有很高的新闻价值,要播要报要写其实也无妨。

整个婚礼的消息报导,打从宣布要结婚的那一则新闻起,身为标准羽球迷的我就开始追踪关注了。可是毕竟有些事、或更多是间中的小插曲,有些安排还是令人猜不透的。像有些话是不是需要6场记者会才说得清?终身大事宴席上国母还是家母比较重要?留在家乡照顾老人还是应该出席儿子婚礼?这些事也许有苦衷、也许有我们不了解的地方。因此,当主角也不方便多加说明时,身为旁观者的我们其实也大概不需要去议论纷纷吧!

钱是自己挣回来的,赞助商也是靠个人努力赚取名气后引来的,该怎么消费怎么铺张,我们又何必去消费这对新人?婚姻大事一辈子一回,有喜有乐有所体会,才让回忆深刻更值得回味。就算有再多的异议,还是一起来衷心祝贺他们,给拿督和拿汀献上祝福吧!

娱协之夜


聆·聚音量,继续闪亮,在这娱协之夜。

也许是本土音乐情意结,对于本地各类型的音乐都会多加留意,也特别喜欢本地的许多著名创作人,欣赏他们的创作。像陈颖见的音乐、宇珩的谱曲、管启源的填词,都是我个人蛮喜欢的创作。从小就开始喜欢听本地原创音乐,也从小就有支持收听纯本地创作歌曲的《我们的排行榜》,更是从1998年阿牛拿下新人奖那年就开始关注娱协奖了。

想去现场见证娱协奖已经是好多年的事了,只是碍于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事情而未能完成这小小的心愿。儿时会觉得现实或感觉都好像太遥远,大学时期又忙于活动缺少了一些冲劲积极去寻求索票管道。然而,这一次的时机刚好,虽然错失了有奖游戏赢取入场券,但刚好就从友人处听闻有歌迷会的保留票。于是,也不管是哪位歌手,也不管有没有住宿,就决定去了。

这两年一度的本地圈盛大娱乐盛会,旨在对杰出的本地音乐创作人及歌手给予肯定。这可说是本地娱乐圈的一项崇高地位的荣誉,许多艺人都是朝着娱协奖的方向而努力。这颁奖典礼一路走来也经历了25载,来到今天的第12届颁奖典礼。这一届,本地最佳演绎歌手奖颁了给金曲歌王曹格,杰出表现奖颁给了持续有好创作的饶善强,传媒推荐大奖则颁给了多年来扬名海外的戴佩妮。

我其实并不了解音乐这领域实际上可以赚多少钱,因为我们不能因为只看到他们在台上风光的一面而断定他们都是高产阶级人士。当“希望得奖也能获得奖金”的建议,是从唱片广告代言创作收入不菲的戴佩妮口中说出,我想在她成名过程中寻找经济资助来源的路上也撑得辛苦过。也许有名气的歌手搞音乐资金上不是问题,但别忘了还有一群默默无闻、努力搞创作、希望有天会成名的音乐人。

整个颁奖礼的高潮在于那几段主题性表演。有来自众多艺人活力十足“启程·奔放·欢聚”作为开场,由光良与本届10强新人同台合唱表演“探索·新鲜·萍聚”,还有新晋歌手一起演唱“珍惜·怀念·缘聚”环节悼念已故音乐人范俊福,更少不了七大歌手同场飚歌“最后·力量·凝聚”,用音乐最原始的吉他声献唱出各自的成名曲,让观众听出耳油。

这样的音乐盛会其实不容易,特别是主办单位是跨越各媒介的娱乐协会。就像光良说的那一段话,参加娱协奖都会见一个很奇妙的情景,各家电子媒体能站同一个舞台上。的确。这段crossover让大家暂且抛下媒体或歌手竞争的念头,齐聚在这盛大的舞台,着实不容易。同样也如娱协宣传大使光良所言,只是这种合作不应只是出现在每两年的这几个小时,而是凝聚起大家的力量,把大马音乐推广出去。

这一晚,默默耕耘的本地音乐人备受肯定,大家一起见证成果、分享喜悦。本地娱乐圈其实也有很多的好声音、好音乐,且让我们一起来聆听,让大马乐坛继续闪亮。

挥别磁碟迈向硬碟

回忆是美好的,所以我们都习惯收藏回忆。无论是文件、照片或歌曲,都可以让我们忆起过去经历过的点滴。跨越过不同的时代,我们也有不同的物体去储藏这些回忆。随着记忆容量的增加,从过往的磁碟、走过笔碟,来到了今天的外插硬碟。

随着近年来推出的电脑已不再配装磁碟机,不知道现今时代的孩子知不知道过去还有磁碟这么一回事?因为容量需求的增加,在笔碟储存空间的发展还是有限的情况下,大家大多选择硬碟来储存文件。万一拍摄的照片累积数量增加了,想要收藏的好看连续剧也不少时,还是可以再添加一个空间更大的外插硬碟。

拥有至少上百GB(十亿位元组)或甚至TB(一万亿位元组)为计算单位的硬碟,自然是储存的最佳选择。因为它既可以收藏更多新鲜的文件,也不需要对旧有的文件进行舍弃。可是当500GB的硬碟对于一些人而言还是会有空间爆满问题时,大家是不是很难想象过去只有1.44MB磁碟储存的年代?

其实磁碟在以前时代的意义,绝对足以被成为电脑储存配件中的一样宝物。还记得小学时上的电脑课,购买电脑课本就获得了赠送一片磁碟。这磁碟在当时的重要性可真不小,因为它经已足够成为搬运资料的重要桥梁。偶尔在电脑课里的得意之作,可以把它储存进磁碟内,回到家也还能向父母炫耀一番。

因为还没有出现高清画质的游戏,磁碟已经足以因为能够储存超级玛丽欧游戏,而让玩者欣喜若狂。因为还没有出现高清像素的照片,磁碟已经足以因为可以收藏好几张珍贵的照片,而让岁月充满回忆。因为也还没有出现多媒体下载盛行的年代,所以我们都还没有习惯用记忆体储存音乐或戏剧,而还不会嫌弃磁碟。

是因为人的贪婪还是需求量的提升?再多的记忆体似乎都显得不够,再大的硬碟容量似乎还是有用完的一天。我想,最重要的还是要定期整理储存的文件,把不需要的给删除,或把更久的文件用光碟来进行备份。这么一来万一外插硬碟有什么问题时,还不至于损失惨重;也不会因为用完了记忆容量,而无止境地不断追求更大的储存空间。

记忆空间的不断增大,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也说不清楚。只是当记忆体空间始终还是有限的,我想还是谨慎规划更为实际,少有少用,多有多用。不然拥有再多的储存空间,还是会有觉得不够用的一天。

P/S: 此稿刊登于2012年11月7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