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直播利益高于一切


日前,本地辩论界一项重要赛事的总决赛引起诸多争议,只因为在比赛程序上的执行有所偏差。而我正好是其中一名购票入场的观众,在现场目睹了这事件的发生。

稍微叙述这时间的背景。这项辩论比赛从初赛到半决赛所采用的标准都是三轮投票制,即第一轮印象票、评审分数票及讨论后的总结票来评决赛果。然而,来到总决赛时,却因为电视台的直播时间有限而出现了状况。主办方为了赶在一小时内完成整个节目流程,而在没有事前通知下,直接改用印象票成绩颁发冠军奖项。

当这样的突发情况发生时,全场或电视前熟悉辩论的观众一片哗然。就连在场上的辩论员,我想也还来不及回过神来,毕竟他们也已经习惯了三轮投票的形式。但节目的流程还是进行着,也许只为了完整地呈现出有始有终的赛果。然而,为了迁就节目时间,腰折辩论比赛的程序,可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想想,现场直播节目真的那么不具有伸缩性吗?国营电视台经常都会有直播运动比赛,往往都会因为比赛时间的拉长而需要对节目时间进行调整。这次的不行,是不是因为它只是一项辩论比赛,没有带来什么巨大利益?说穿了,或许这在制作单位的眼中,也真的只因为它既不属于全民运动,也不是国语节目,更并非高收视率。

又或者,制作单位可以先结束节目,但比赛程序继续,然后在稍后新闻时段插播成绩篇。这样的调整,不但能够让辩论比赛在预定的时间内结束,也不会耽误稍后时段电视台播出的节目。可是制作单位始终没有这样做,甚至在剩余两分钟的时间草率宣布成绩,结束节目。这不仅让人疑惑地想问,有丰富现场直播经验的电视台制作单位难道想不到变通吗?

尽管在电视节目结束之后,比赛的程序在比赛现场还是承接下去,但大家都已经心里有数,这样的意义似乎已经不大。因为辩论比赛要求的不只是表面的形式而已,更重要的是每一轮投票所含有其背后的意义。更何况,这还是发生在全国享有最高荣誉的大专级辩论比赛,其影响力又岂非一般?

很多观众在比赛之后都透过不同的方式宣泄了不满,但我想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不是筹委会能够操控之事。看着筹委会主席在台上哽咽道歉的场景,我们其实都明白筹委会所在的立场和所承受的委屈。毕竟筹委会也是委托电视台转播这项节目,很多的情况还是在于电视单位的决定。

当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我们只能进行探讨,避免同样的瑕疵在来届比赛再度出现。如果当辩论已经沦为节目,任何思想的冲击、真理的火花、明辨的是非恐怕也只会剩下呈现的形式,而失去了其应有的内涵。我们只是相信辩论还有其存在的意义,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我们还是要有理由继续辩下去。

当直播利益高于一切时,我们只是希望,辩论比赛还有其完整性,还能够发挥其价值和意义。因为,辩论的发展不应只是受限于直播的利益而已。

p/s:此稿刊登于2012年5月16日<星洲日报>言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