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连突惊魂


就连陈全叔叔都说,我们像是被绑架来而连突的。

整个晚上,决定转换了好几次。从一开始只是说星期日的比赛,到包括星期六的比赛,再到还有星期六一整天的比赛。出发时间也从说好早上搭巴士去,到陈全叔叔专程下来载我们上去,再到他叫我们包德士上去。后来更戏剧性地提前到星期五晚上就走,然后过后又遇上一些问题要换回星期六凌晨,最终才确定是星期五午夜时分有车载我们去。

在确定了当晚就要启程了之后,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整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还好我们3个答应前往而连突的都没有心脏病,才不至于经不起打击。我们从夜晚接近12点钟,等到凌晨1点半,最终才有一辆轿车来到我们等候的地点。就这样,那车把我们载到了而连突。

去而连突的路程不算平坦,不但不是直路而且还有很多的急转弯。而司机也算不上安全驾驶,时而快速,时而急速踩煞车。我们就这样并列坐在车后的座位,闲着就聊天,累了就睡着,但实际上我们都没有睡得很好。甚至在通往而连突的路上,还因为超速而被车检,结果还中了一张罚单。

到达而连突的时间,已经是大约凌晨4点钟。参赛队伍和其他筹委会代表,我想也早已经就寝。只剩下我们仨,独自抹黑走上山坡,来到柜台处拿了一间房的钥匙,再到处搜寻我们的住处。那住处还算不错,有足够的床位。因为太累了,大概梳洗了一下,就睡下去了。

我们当中,只有伟伦有调闹钟,因为他是我们之中的代表,所以要尽最大的责任。调了7点半的闹钟,而主办当局负责人也大概那个时间打了给我们。换句话说,从4点到7点半,我们也只是睡了3个小时半的时间。梳洗过后,勉强还算精神了,就走到山下的早餐处向负责人报导,而负责人也还算热情地招呼我们。

在吃着早餐的当儿,我们都在东张西望,还有没有其他的评审?然后就开始在讨论,开始猜想,我们来到这里究竟会凭多少场。负责人陈全叔叔也对大会说了,因为我们很迟才到达这里,所以配合我们将大会延迟了一些。还真大牌的我们,就这样留给大会这样的印象了。

很顺利评完了第一场比赛,比赛结束了之后我们就坐在场下休息了。之前就开始猜想我们很大可能会评完一整天的比赛,这样的猜想在当时看来也大致上没有问题的。只是,在我们短暂休息的时候,却没有人包括陈全叔叔过来告诉我们也是下一场的评审。好在,我们都有了心理准备。

同样无惊无险地过了另一场的比赛,之后就是午餐时间了。走进饭厅,我们随意和主办当局的其他筹委坐在一块。陈全叔叔又过来说了些话,说我们应该和参赛队伍区隔开来。随后,午餐就开始了。吃着五菜一汤的饭局,感觉上还算不错。只是,我们三个都似乎无忌旁人拼命在吃,同桌的其他人会否觉得我们贪吃呢?

因为大会的安排很自然,我们于是也配合得更自然些。很自然地在场下准备着接下来比赛的开始,更是很自然地登上了评审席位。间中偶尔,陈全叔叔得空的时候也会来和我们说上几句话。就像第三场比赛结束之后,陈叔叔也会带我们到餐厅,点了橙汁请我们喝,然后和我们聊天。

待初赛结束之后,虽然间中有些短暂的休息,可是我们大概也已经开始累了。乘着休息的空档,纵使只有那短暂的大约半个小时,但是我们都不会错过这绝佳的时刻。于是,就争取了用最快的速到回到住处,当下就闭上眼睛休息。只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好像也没得睡多久,我们就要回到餐厅享用晚餐待比赛继续。

晚餐时分同样在五菜一汤的饭局下完成。我们三个同样坐在同一桌,因为毕竟我们也不认识其他的人了。我们同样的吃了很多的菜和饭,直到吃到饱为止,因为这餐饭也算得上美味可口。不一样的是同桌的有几个男生,他们的食量和我们还差不多,所以应该才不会予人我们很贪吃的感觉。

紧随着午餐过后的时分,尽管辛苦了一整天的我们,却始终还等不到休息的时刻。因为接下来进行的就是半决赛的场次了,累得昏沉沉地我们还是必须得打起精神来,因为这就是专业嘛!虽然这四支队伍的实力都还算不错,但偶尔还是会不仅闪过神去,打起瞌睡来。

最后,也总算无惊无险地度过了难熬的一整天。好在原本受到尽地主之宜的陈全叔叔和而连突学校老师的喝茶邀请,也在他们进入了决赛之后,因为利益上冲突的关系,而搁置了这项计划。我们也因此多了一些的时间可以好好的休息,虽然时间还早,我们回到了住处的我们却顿然没有那么爱睡了。

洗刷后的我们,也因为时间还早的关系,没有马上就进入睡眠。虽然一整天的大家都是爱睡的,但那时候毕竟也还只是9点多而已。于是,就有了来自他们的建议,打开我不小心带来的电脑,看起了电影来。至于为什么会说不小心,因为是伟伦骗我说他也有带电脑,到最后却只有我一个人带来。

有别于前一晚的状况,这一晚对于我们而言特别的好眠。因为疲倦的关系,我们甚至也不理会陈全叔叔有没有要带我们去吃早餐,然后就一觉到天亮。同样的情况,还是只有伟伦调了闹钟,因为反正陈全叔叔就只有他的电话号码,关于任何的联络详情,也只是会拨打给他而已,而不会惊动到我们。

隔天早晨,果然陈全叔叔拨电话过来了,说要带我们去品尝道地有名的鱼头米粉。于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梳洗完毕后,就浩浩荡荡乘坐着陈全叔叔的车出发。具体地点我们也不清楚,我们于是也只是随之坐下,待陈全叔叔点叫了食物和饮料之后,也待食物到来之后,就 开始品尝。

我对吃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也不能给出任何具体的评价,但至少陈全叔叔推荐的鱼头米粉也没有让大家失望。餐后的我们也没有马上离去,然后就坐着陪陈全叔叔聊天。陈全叔叔说了很多,包括他的事业,他办辩论比赛的心得,还有他的政治观,但大多时候我们也只是简单地附和而已。

我们马不停蹄的行程还没有结束,被喂饱了的我们接下来还要继续我们最神圣的任务——继续当决赛的评审。我们还是以一贯的专业态度,对于进行的决赛场次进行评决,分出胜负。然后,这项辩论比赛也在我们说完最后一句点评之后,宣告圆满结束了。

这项辩论比赛最为特别的地方,我想莫过于要评决出最佳男女辩论员各一名了。因为男辩手的水平明显高于女辩手,因此选出最佳男辩论员还算顺利。只是,我们对于女辩手的印象却始终不很深刻,于是难题来了,我们也只能凭着模糊的记忆,遴选出最为幸运的最佳女辩论员。

进入了闭幕和颁奖典礼,我们自然也成了席上的贵宾。经过一轮的大人物致词之后,就轮到办法奖状和津贴给我们了。我想由于这项赛事的主催单位是狮子会,自然需要更多的抛头露面,而刻意把奖状给框了起来。此外,我们所接收到的津贴含量也不少,而不只是象征式而已。

距离在而连突最后的一餐还有一些时间,我们于是也先到住处稍微休息下。时间过得真快,我们的奔波劳碌也随着比赛的落幕告一段落了。然后在吃过午餐之后,我们就要开始收拾行囊,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其感觉就像学成下山。因为主办当局的厚待,我们在领了津贴之后也决定不再接受陈全叔叔给予的额外回程津贴。

故事还没有说完,我们的而连突之旅还在继续。在陈全叔叔要送我们到巴士站的当儿,也顺道转到临近的水果档,说要请我们品尝同样道地闻名的猫山王榴莲。由于吃过了午餐,于是我们四个人也只是开了两粒榴莲而已。但对于我们而言,始终躲不过这美味品种所带来的诱惑。

吃过了可以竖起大拇指的猫山王榴莲,我们也即将正式告别而连突。当天下午的天气很是炎热,唯一的遗憾就是要在烈日下等候巴士。而更为美中不足的是我们只是买到了不出名公司的巴士,然后必须忍受着在冷气不冷,阳光强烈照射的情况下度过难熬的三个多小时。

有惊无险的两天两夜总算也告别一段落了,而我们也安全地抵达了我们出发的地方。撇开一切的疲惫,这一趟旅程还是有收获的。虽然这只是一项区域性的中学生辩论比赛,但也从中经历了不同辩论风格的思想冲击,让我们在辩论的路上看得更多,学习到更多了。

还是会很高兴拥有这一趟的旅程,虽然疲惫,虽然称得上惊魂,但因为学习,因为主办当局的厚待,总算也不枉此行。

叙别会


这次真的被叙别了,虽然主角不是我。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转眼间在同一个组织底下,已经是第四次参加叙别会了。换言之,这是第四个念头了。从一年生时的筹办,到二年生时的监督参与,三年生没有毕业却被叙别,到现在不是主角却毕业在即。

感觉这个叙别会很奇怪,去年我们是主角时,可是还没有毕业,今年我们都要毕业时,却不算是叙别会的主角了。也因此,两次的叙别会都没有让我有太大的感触。只是在游戏过程中尽情享受,分享环节却只是讲出一些没有很深的话语。

回想起过去这几年大学的时光,不管怎么计算也忽略不了辩论组占据了其中的大部分。考试前夕还可以为了辩论而奋斗,可是辩论前夕学业却从不干预。辩论与学业之间,主修与副修的差别,在两者时间分配上可以看得最为明显。

四年来的悲喜,辩论和组织路上走过的点滴,庆幸自己终究没有放弃。也因为坚持到现在,才感觉到其中的乐趣。从学习,到参与,再到带领,都是辩论生涯中成长的过程。特别喜欢大伙儿一起参与活动的感觉,从比赛筹备,到组委活动策划,或者到其他地方外游,不管情况是怎样,那都是一次宝贵的集体回忆。

毕业在即,脱离辩论组全职的一个家是个肯定的事实。不管未来的情况在哪里,做着什么东西,肯定也不会像现在在籍这样日日参与。心会牵挂,那在所难免,当然也包括一起共事的大家。不管走到什么时候,还记得我的话,得空就多多联络,有机会也可以出来碰个面。

还有这样的一种情况,有我的地方就有吵闹的声音。我的吵闹,不知为多少人带来了反感和不悦。很多时候,只为了我的快感,就不断拼命地讲。我毕业了之后,这样的情况会减少很多,大家也不用再烦恼于我的吵吵闹闹。也许,辩论组因此而安宁了许多,大家的耳根会因此而清静许多。

以后的一切真的很难预料,我也许不会常常回来。只是希望还有机会追踪辩论组的最新动向,了解辩论组的最新情况发展。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还是会回到这个老地方。会记得这样的心理,不管去到哪里,一直都会心系辩论组。

辩论组伴我成长,一切经历的回忆会留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