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转身

从世青赛冠军,到世界冠军,她只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完成了华丽转身。

来自杭州的王琳,出生于一个羽球世家由于受家人的影响,王琳从小就开始接触羽毛球,并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清秀粉嫩的外表,长着一双大大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是典型的江南美女。尽管娇小的身材给人柔弱的感觉,不过到了羽球场上,王琳就会展现出她的泼辣和激情。

2004年,当年仅15岁的王琳进入国家羽球青年队,出战世界青年锦标赛,就获得季军。第二年出征亚青赛,最终取得了女单的冠军。在青年队的出色成绩也为她叩开了国家队的大门,而进入国家队的兴奋也让她更加努力。20063月,升上国家一队的王琳获选参加中国羽球大师赛,结果连胜张宁和谢杏芳,以黑马姿态获得女单冠军,一战成名。在隔年的世界青年锦标赛上,王琳更是大热夺冠。

然而,短暂的爆发之后,王琳突然陷入低迷期。因为状态不佳,她落选了08年尤泊杯和奥运会的参赛名单。就当大家以为王琳的奇迹已经成为过去时,她再一次爆发。同年,王琳连夺丹麦和法国超级系列赛的冠军,并成功凭借出色的成绩进入了2009年苏迪曼杯的参赛名单。在国内赛场,王琳同样表现抢眼,十一运会,她带领浙江女团晋级决赛,更勇夺女单冠军。一时间,她成了后张宁谢杏芳时期一姐的有力竞争者。

当王琳正准备网上冲时,不稳定的问题再次展现,状态红火的她在全运会之后突然又一次陷入低迷。2009年整个赛季,王琳甚至没有一个单打冠军入账。在童年海德拉巴世锦赛上,她虽然一路连科对手闯进半决赛,可是却输给了后来夺冠的队友卢兰。回到自己成名的福地,王琳在中国大师赛也遗憾的收获亚军。在其他的几个超级赛上,最好的也只是亚军,更多的都是止步四强或是八强。

一连串糟糕的成绩让王琳也被逼将世界第一的宝座拱手相让于队友王仪涵。今年初,大马超级赛和全英赛上两度输给日本选手广濑荣理子的差劲表现,让王琳始终未能一圆尤泊杯梦。一路跌跌撞撞,从0811月的法国公开赛到巴黎世锦赛之前,王琳已经经历了长达22个月的国际比赛单打冠军荒。

经历了两次低潮的王琳,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却更下定努力的决心,做更充足的准备。在中国羽球联赛中逐渐恢复状态,两次击败王仪涵,再打败汪鑫和王适娴,才让她顺利搭上巴黎世锦赛的列车。可是,王琳夺标的前景,在经历了这么长低迷期之后依然未被外界看好。

在巴黎,王琳首圈轮空,次圈击败斯洛文尼亚选手当热身,第三圈更是强势打败香港的叶佩延。来到复赛,王琳遇上今年输了两次的日本选手广濑荣理子,更充足的准备最终让王琳完成复仇。半决赛对阵丹麦名将蒂妮,王琳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完全占据了场上主动,轻松战胜对手。在决赛中,面对同门汪鑫,王琳再次将自己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最终险胜夺冠,收获了个人首个世锦赛冠军。

年少成名,一直是王琳的标签;而关键时刻顶不住,更是她另一个标签。中国女单主教练张宁就表示:“王琳就是差那么一点,总是对自己不自信。”庆幸的是,这次的世锦赛,王琳不想再次错过机会,从一开始就做了很多准备,终于,充分的赛前准备在这次的比赛中获得了回报。

此前,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曾表示:“这次世锦赛,谁拿冠军可能谁就是未来的领军人物。”在夺得女单世界冠军之后,这枚金牌成了王琳要成为中国女单领军人物的筹码,她更是眼里尽显坚定地表示:“我想要担起一姐的重担,我会做好自己,在后面的比赛中再度证明自己。”

王琳夺冠时的喜悦与她之前落选今年尤伯杯赛参赛阵容时的落寞形成鲜明的反差。失败并不可怕,可怕在于失败了之后,一蹶不振。心态决定成败,今天,王琳用其坚定的意志华丽转身。

饥饿勇士

因为好奇,因为新鲜,我选择了成为志工,加入世界宣明会举办的《饥饿30》。

其实一年前都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当时没有被录取,错开了机会。今年适逢机会再次来临,再次跃跃欲试,最终成功被录取了。

成为志工的我们主要负责最后4小时在Bukit Jalil Putra体育馆的倒数活动。那是《饥饿30》的重头好戏,不管你来自哪个DIY营,最后的目的地都会前往这个终站,一起倒数,一起参与演唱会,一起解饥。

尽管如此,可是当其他营员在各自的营地时,我们却早已经现身体育馆现场,进行培训工作。这样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倒数活动进行得更顺利,每个人临危不乱。我是和另外两位朋友一起加入成为志工的,在那边却也同时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一起负责的是物品分配,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分配解饥餐给所有参与倒数活动的营员。

《饥饿30》活动一年比一年更强大,这一年,吸引了将近8千名营员的参与。体育馆场面好大,十分壮观,特别是当全体营员一起为倒数活动演唱艺人加油打气的时候。这些营员其实都是在经历了26小时的挨饿之后,来到倒数活动现场,继续为那最后四个小时而努力。

身为志工的我们,其实是可以选择性挨饿,可是参与活动的营员就是肯定要挨饿的了。很佩服他们的毅力,整整30个小时,没有任何吃得饱的食物下肚。对于平常早餐、午餐、晚餐三餐下肚,偶尔配个下午茶的一般人,这样的际遇或许是个天大的考验,但这些营员都熬了过来,就证明30个小时的挨饿根本不算什么。

当然,饿肚子只是一种形式。不是因为多少人饿了肚子,就有多少在饥荒中挣扎求存的难民获得解救。30个小时,对于饱受饥荒折磨的难民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8千名饥饿勇士的付出,换来的不仅那短暂的体验,更重要的是对于同在一个地球上发生危机的一种顿悟和醒觉。

也许,我们的日子都过得很幸福,很美满,从小到大,都不曾为了衣食住行而烦忧。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在地球的另一端,却不是人人都是如此。他们饱受饿肚子的折磨,他们成天挨饿,他们痛楚不堪。如果有的选择,谁会想要过着这样的生活呢?

《饥饿30》是一项慈善活动,通过活动,在更多营员参与的同时,也将吸引更多的人捐钱。这次的活动成功筹得超过1百万的资金,承载着这一次的主题“为孩子打造无贫城市”,目的就是要纾解城市贫困的问题。世界宣明会是一个有意义的组织,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的就是一同为我们世界未来的主人翁,打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很高兴有机会参与这么有意义的活动。做工人士都可以为了这项活动而请假,更何况是我周末显得相对闲空的学生。老实说,在看着片段之余,心中涌现了许多的想法和感触。这活动也已经办了好多年,我们都相信未来还会持续下去。当大家都为着同样的目标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我们都更相信,那未来的目标,其实离我们越来越近。

汇集了全马最用心的志工,最有毅力的饥饿勇士,整个活动也在大家的掌声中圆满结束。《饥饿30》的举办,配合参与的饥饿勇士,永远都是最棒的。

没有上课的星期五

扣除公共假期和学校假期,这是第一次,没有上课的星期五。原因在于大家都选择把原本在星期五上的课换去了其他时间。有舍必有得,换来得空清闲的星期五之余,承受的也必须是忙碌没有喘气的星期二和星期四。

早上没有起得特别早,不过还是在起身后就到校园去处理一些事情。多亏那笨蛋的学校电脑制度,在我缴付了学费之后却始终没有任何的显示。我给了它很多的时间,但结果还是没有改变。我于是决定到访学校财政部一趟,探个究竟。结果是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电脑系统显示无误,只是一些系统问题。换句话说,我这个早上就是白跑了一趟。

下午时分,就跑去唱k。这是之前答应朋友了的,也因为之前忙于辩论的事务,已经好久没有尽情地高歌了。尽管这次唱K的组合几乎不是平时一贯,可是大家依然放开一切,开怀地大唱起来。唱完K之后,天色已暗,我们的晚餐也随意在一间嘛嘛档解决。

回到去宿舍,做了一些自己的事情后就将近午夜时分了。因为一位学长从外地回返,所以就答应了晚上喝茶聊天。因为夜已深,故召集的人也不会很多。因为隔天还有义务工作,所以我们的聊天也不至于疯狂到很夜的时间。吃着聊着,没有主题性质地谈着。时间过得真快,才一下子,时候就不早了。

一整天,好像做了很多东西,却唯独没有准备星期一的最后一张考试。也许刚刚经历了一连串的考试,当遇上难得的休息时间,人总是会莫名地懒惰一下,忙里偷闲。至少,我知道,在庸庸碌碌过了一整天后,虽然接下来两天也可能会很忙,可是也至少要收拾心情,好好应付星期一早上的考试。

喘一口气,生活继续,我的人生精彩又有趣。

考试排山倒海

才从台北回来马来西亚,也许还沉醉于过往的欢乐时光,但事实告诉我,我必须面对现实。

才经历过一个星期的适应期,接着的挑战更为艰难,似乎没有任何喘息的空间。尽管在这个新学期里的首四个星期,我都在忙着辩论的事物,流转于不同的地区,可是回到来大学之后,对于这些过去是不会有任何优待的。

就算经历的是一段漫长的蜜月期,可是对于接着下来的一系列考试,我始终还是必须沉着应战,没有一丝一毫的藉口。在经历了忙碌的上个星期,赶完了一切应该要完成的功课之后,现在的心情正式开始转换,投入备战的状态。

接下来的考试行程真的不轻松,星期二会有这学期最棘手的Operating System,棘手的其实不是科目,而是棘手的讲师。接着,星期四更是会有接连而来的两张考试,两科Network试卷在同一天考,确实还蛮沉重的。这样的模式还再延续,下个星期一早上八点还有一张engineering cost

看着这样的行程,想必又是忙碌的一周,希望可以坚持下来,熬过这难熬的一周。纵使是排山倒海的考试行程,我还是依然坚持我的信念,一定可以熬过的。当经历了这一段难熬的期限,下星期的我看回这星期的自己,一定也会觉得自己实在了不起。

考试排山倒海,我只是告诉我自己,要沉着应战,克服挑战。

这是一个文明的城市

台北是台湾的首都,位于北纬23度。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一座文明的城市。

一班生活在吉隆坡好几年的人民,第一次来到这么远的台北城市,对于两边的风土人情、地理环境,难免会做出比较。不比较还好,一较之下你就不难发现,两个城市不仅地理位置上相隔好几千里,就连文明的程度也差得好远。

公共交通的效率:

在吉隆坡,搭乘公共交通是件令人头疼的事。要承受拥挤的情况自然不在话下,可是更重要的却是它还常常误时,让乘客久等。正是因为如此,等候巴士的乘客总是特别多,所以当难得有一辆巴士如久旱逢甘雨出现时,乘客就会一窝蜂地涌过去。这时候,挤不挤上巴士还要看缘分。然而,在台北,这种情况出现的机率应该比中六合彩还低。巴士预计时间精准的程度自然不在话下,巴士抵达的时间也只会早而不会迟。

巴士司机的态度:

在吉隆坡,驾驶巴士的司机似乎都是被逼的。因为他们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的笑容,并且还鲁莽驾驶,心不甘情不愿地忽然加速忽然煞车。可是,在台北,感觉上这里的巴士司机敬业多了。从服饰来看,各各穿着整齐的衬衫,打着领带。他们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并且在乘客上车时还会通过广播表示欢迎。不仅如此,当乘客到站下车时,巴士司机还会笑着提醒乘客小心。

上错巴士的状况:

在吉隆坡,感觉上,乘客前世一定是欠了巴士司机。不然为什么有些乘客不小心上错巴士,付了车费的他们还需要面对百事司机的谴责呢?这样的情况在台北就不会出现了。像我们那样只是外国游客,在陌生的环境下难免会有搭错车的时候。可是,巴士司机给予的回应不是开口就骂,却是循循善诱地告诉你正确的方式是什么,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做?

陌生人的际遇:

在吉隆坡,正是因为社会治安的问题,所以每个人都有一层很厚的自我保护意识,警戒心都很重。面对陌生人,大家脸上都没有微笑,更不用说有进一步的言谈。也因如此,大家都不亲切。在台北,情况却似乎颠倒。台北的陌生人不会让你感到陌生,因为他们都会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主动开口帮你。最实在的例子就是当我们上错巴士时,不仅那小姐主动说待会儿带我们到我们要去的地方,就连巴士司机也会提醒那位小姐,麻烦她带我们到目的地去。

询问的际遇:

在吉隆坡,也许还有一些友善人士,如果他知道的话还会在你询问时给予答复。可是如果他们不晓得,那反应顶多是没有表情地说一句不懂,或者什么都不回应,只是摇摇头就不理会了。可是,在台北,他们的心态似乎都是以助人为前提。这样的情况就出现在当我们要询问一间店的位置时,尽管在等候公车的女士也不甚了解,可是她却会随及走到不远处的一间店面,帮忙我们询问那边的一位店员。

点饮料的情况:

在吉隆坡,年轻人最流行的就是嘛嘛档文化。每个夜晚,大街小巷的嘛嘛档总会挤满了人潮。当大家开始点选饮料时,偶尔就会告诉服务生说“kurang ais(少冰)”或“kurang manis(少糖)”。可是,往往送来的饮料却未必如此,因为他们总会选择性忘记。然而,在台北,点选饮料时的服务态度却截然不同。不用等你开口,服务生却会主动问你“冰量和糖量正常吗?”。这样的服务态度,才真正让顾客都喝得开心。

点食物的后服务:

在吉隆坡,同样是在大家都熟悉的嘛嘛档,有些服务生总喜欢装成自己记忆了得,而不用任何的纸笔记录顾客的选择。这样的结果就引发出食物送来时的错误百出,或已经被遗忘了。只有在顾客重新召来服务生时,再三地提醒他,所点选的食物才姗姗来迟。可是,在台北,主动的那方总是来自服务生。他们不怕麻烦,不怕辛苦,却总会很友善地再度确认,点选的食物都到齐了吗?这样的点后服务,一定可以让顾客吃得更开心。

这两座城市之间的差异,不用刻意做出任何的比较,其实已经明显地摆在大家的眼前了。台北,这是一个文明的城市,我想大家都会爱它。

最后的战役

我最后的战役,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我还是必须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纵使我也许不很愿意接受。

从一开始的心态,这次的台湾奥瑞岗之旅,其主要成分究竟是台湾还是奥瑞岗?我想大家都说不清楚。队伍的凝聚,无可否认,是因为台湾之旅而形成的,可是之后的大家还不是为了比赛而尽全力吗?临比赛前的日期突变,尽管会有所影响,但也许不该成为我们归咎的原因。

这是一个全新的赛制,是奥瑞岗比赛。从一开始的完全不了解,到开始略懂一二,赛制的熟悉和磨合程度也经历了好长一段时间,也许到在比赛场上,我们也不尽然已经完全掌握了奥瑞岗的精髓。对上的是经验丰富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我们也只能沉着应战,破釜沉舟。

我们的辩论场次没得延续,最后的一次比赛以这样的结局告终,也许那是大家都不会想要的结果。回想起筹备的过程,更多时候我们都只是独立的四个人。一开始大家都各分西东,各有各忙,都最后终于凝聚在一起时,却还得为即将比赛的学弟妹们提供援助。简而言之,似乎没有可以让我们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全情筹备奥瑞岗的时间。

纵使比赛是输了,但不能否认,从这次的比赛中,确实学习了很多很多。所谓的奥瑞岗精神,检证检证再检证,其实才更符合辩论场上追求真理的态度。远赴台北,除了有机会游玩之余,更难能可贵的是和其他大专交流的经验。就算以后没有机会再上场了,相信这一切也能在今后给予学弟妹更大的援助。

辩论场上的完结篇,事实证明我始终未能成为一位成功的辩论员,那也许是我唯一感到缺憾的事。但至少我努力过,我尽力了,那也许是我弥补一切遗憾最好的理由和方式。

今后在辩论上,对于我个人而言,我的定位是什么?现在的我似乎也说不清楚。

守时是美德

从小到大都是一样,我都有这样的想法,觉得守时应当是每个人都要有的价值观。不遵守时间,要让别人久等,其实就等同于不尊重别人。

如果没有意外,我都希望自己能够准时。无论是去学校,还是去参与一项活动,我都尽可能让自己在更早的时间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可是每一次到了活动现场,却发现在自己准时的同时,别人却姗姗来迟。每一次,当下的我真的很生气,真的很想破口大骂其他误时的人。

每一次去参加宴席就会很讨厌,因为根据所谓的华人时间,没有遵守请柬上的时间准时开始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小时候的我总是会问父母,为什么讲七点半开始,却要我们等那么久?父母也许也不知道答案,就会说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都会迟些才到达宴席现场。

其实,究竟是因为宴席会延迟开始,所以每个人都延迟到达;还是因为每个人都延迟到达,所以宴席才延迟开始?我想,这问题的答案,相信没有一个人能够解答。仔细想想,这两者之间不就是一个循环的关系吗?如果每个人都准时到达,宴席也准时开始,不就结束了这种恶性循环的悲剧吗?

感觉上,误时和迟到就是在撒谎。说好了一个时间,却没有办法在那个时间准时到达,那和圆一个谎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啊?如果不能按时,并不得已下会迟到,拜托请先交代。我不怪你,只是希望你不要随意给个不会实现承诺,定个不会到达时限。总好过让准时的人继续傻傻的等,这对准时的人岂不是十分的不尊重吗?

迟到是陋习,守时是美德,请大家增添多一些时间观念,尊重大家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