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化妆
笑容依然灿烂
那是我喜欢的模样

世界再黑暗
心中依然闪亮
可以认清你的脸庞

未来的愿望
脑海不停在想
你和我未来的情况

没办法躲藏
感触写在眼眶
想念就蔓延在夜晚

脑海总是盘旋地在想
想像就出现在我身旁
不希望多拐几个转弯
谁又会决定停止流浪

想念已经慢慢成习惯
害怕被看穿要怎么办
不想停留在回忆海洋
该怎么启动我的勇敢

听说

只能够听说
你最近的下落
是更开郎还是什么
如果从前重新来过
什么结果
不是没想过

继续地听说
通过你的部落
了解你是否想太多
这些年来没有联络
是谁的错
是你还是我

新年的意义

我很向往过年,因为对我而言是一个意义非凡的节日。

有一句我很认同的话,是从《小娘惹》中听见的:“如果你不知道你的过去,你就像树叶,不知道自己是树的一部分。”因为如此,对于家族故事、认祖归宗、寻根事迹,自幼开始我都特别有兴趣。我翻阅族谱,听父母说他们父母过去的故事,那都是一段又一段精彩的文化。也因如此,我充分觉得家是我们谁都不能失去的一部分。

自我懂事那一天开始,我总是觉得农历新年是一个大家都不能不欢庆的节庆。对我而言,新年最重大的意义莫过于能够让家人团聚。婆婆说得对,无论多忙,不管多远,一年一度难得的农历新年也该聚在一起。无论这一年来大家身处何方,在新年的假期中大家都会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回来团圆。每一年的除夕,都会去到婆婆家吃团圆饭;年初二就回妈妈的娘家,和舅舅阿姨们团聚在一起。在这两个重大的日子中,当和亲朋戚友们聚在同一屋檐下时,是最能够深刻体会这样的感觉。

妈妈的娘家离市区偏远,舅舅和阿姨们也大多在外地工作,因此在难得一次的团聚时光中,大家都会选择逗留很久。年初二是起点,舅舅们都会回去这个大家庭,妈妈和阿姨们也会回娘家;之后的年初三和四,就是妈妈兄弟姐妹之间互相探访拜年和开放门户的日子。不管去到哪一家,聚在一起就会有说有笑。就算空间很窄、桌子有限、吃饭的时间要等,却没有人有怨言。可是这样的情况,在今年却明显有了改变。

当年初二只剩下大家为了留下而留下的地方,午餐之后便立刻曲终人散。妈妈的老家只剩下寂静的住所,只有喧嚣的电视节目声量在做伴。当有些人为了一家旅行的理由,团聚拜年的情况不再出现。年初二之后的日子没有了大家庭的感觉,一起吃饭的还是过去一年熟悉的脸孔。当阿姨也开始不选择年初二回娘家,这个大家庭聚会的日期注定少了一家人。纵使过后还是会专程到访她姐姐的家,可是感觉上这只是像日常生活中的一次探访。

当老一代的外公婆已经不在人世,当下一代的我们已经甚少联络,当本来是一家人的我们也渐渐失去了凝聚力量,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代庞大的家族关系还能维持多久?我明明有八个舅舅和三个阿姨,可是为什么可以和他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这样的形式还会维持多久?十年之后回来团聚的人还会有几?当我年幼记忆中的新年已经不在今天上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再过多十年、二十年或三十年,年初二欢庆的形式是否还会存在?

当见面只剩下关系的代表,当聚会只剩下形式的象征,当新年之剩下平淡的节庆。这样的传统,这样的新年意义,还会维持到多久的未来,我猜不出来。

回家过年记

原本今天会上的课已经提前到昨天了。再加上那个实验的难度低之又低的情况下,我们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所以简单来说,211日(星期四)的下午三点之后,我就没有了课,就可以迎接新年的来临了。

为什么不急着回家?如果我纯粹只是一个学生,在如此空闲的情况下,我一定会选择第一时间回家。可是我不是,我有重任在身。昨天晚上,我们还有放假之前最后一天的筹备。

来到今天,尽管归心似箭,我依然没有在早上时分就冲着回家。原因在于原本今天早上是有课的,所以就没有提前购买这个时段的车票,但也不想去到车站碰碰运气。因为本来上课的时间是到11点,在路面情况无法被预测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乘搭四姐的顺风车回去。尽管回家的时间是迟了一些,可是至少我不必去到那讨厌的拥挤车站。

于是,整个上午都相当得空,因为四姐必须等到放工时才来载我。早上九点多起身,读了一些资料,修改了一些稿件,想了一些东西,整体上还算蛮得空的。到了下午时分,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已经开始觉得有些闷了。开了新年歌听,想感染新年气氛。在反复反复又反复的听后,对于今年流行的新年歌我已经朗朗上口。

新年对我而言是个意义重大的日子,其重要性在于平时日子中各有各忙的亲朋戚友,在这一天一定会来个大团聚。也因为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所以这次回家的 心情特别期待。我们家里七个成员已经好久没有完整地聚在一起了,特别是四姐,我已经十个月没有见到她了。这一次就在还没有回家前,在我的宿舍预先见到她和她的新车。

尽管这次回家过年的天数并非很长,可是还是十分令人期待的。年除夕回去婆婆家和叔叔姑姑堂弟堂妹们团聚,年初一等待叔叔和爸妈的朋友来我家拜年,年初二就回去妈妈的老家和舅舅姨姨表兄弟姐妹团聚,年初三大家就会一起到舅舅的家团拜,年初四就会随爸妈去阿姨和旧邻居的家百年。如果没有什么大更动的话,大致上每一年的形成都是这样了。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惊喜,不同的欢乐。

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回家咯!也再次祝福所有我认识的人和认识我的人,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大日子

昨天是个大日子。

第一,它是我们辩论组一年一度团聚在一起的团圆饭大日子。虽然这个团圆饭来得早了一些,可是没有人在乎这一点,重点在于有这样的机会让大家聚在一起。无论是前几届的学长,还是下几届的学弟妹,大家都在这特别的大日子中融洽地相处在一起。我们来到的是一个韩式火锅店,可是这一天,这样的一个大日子,还有谁在乎吃些什么?

吃团圆晚餐之余当然也少不了捞生的仪式。不过说实在的,对于捞生这盘参杂了各式各样东西的食物并没有好感。不只看上去观感不佳,就连品尝了之后口感也不好。所以对于我而言,捞生永远都只是一个象征式的仪式。除此之外,当然少不了拍照仪式。从小到大的辩论组组员,似乎每一个都那么地爱抢镜。

发觉到每一次,无论是在什么场合,只要有很多辩论组友在的场合,我们都会很热闹。只需十个人左右就会出现的情况,这个热闹,说不好听就是很吵。我们总习惯在来到一个吃喝玩乐的地方,就会反客为主,当成是自己的地盘。我想,要不是我们人多,已经一早引起老板甚至其他顾客的不满。

第二,我们在团圆饭之后去戏院观赏了《大日子》这部电影。这部电影可说深获好评,上映期一延再延。因为筹备辩论的忙碌,好几次有想要去看的冲动,可是都没有机会。如果这一次再不去观赏,我怕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就算是牺牲睡眠看半夜场,就算隔天八点就要上课会很累,可是为了这部好评如潮的电影也在所不惜。

故事讲述三位男主角被一则高薪广告所吸引。来到了米昔拉村庄后,才发现他们要学习的是一种几近失传的艺术-舞虎。故事的转折发生在三男在知道了所谓的悬赏只是一个假象之后,愤然离开当地。当他们在要回去的路上,当回想起所经历的一切,每个人眼眶都泛着泪光。最终,他们选择回去村庄,一同完成老人家的心愿。

这部电影虽然没有奥斯卡得奖电影的水准,可是作为本地制作的第一部贺岁电影,它算得上诚意十足。整部电影除了抛了很多笑弹,感动的情节也不少。因为拍摄的背景、故事的文化、说话的风格都很”马来西亚“,所以在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观众眼中还是有别一番的风味。没有很大的制作卡士,至少它传达了其重点信息。

大日子,一个好开始……

那一段时光

最近在面子书上遇到了以前依然活跃于圣约翰救伤队时两位算是提拔我的长官,让我也不禁开始回忆起过去的那一段时光。

跟着链接去到了马六甲第三区圣约翰救伤队的网站,看到了很多资讯,也看了很多照片,脑海间也突然也回忆起从前的许许多多回忆。

Everywhere we go, people want to know, who we are? So we tell them, we come from St. John. What kind of St. John? Best kind of St. John.”那是每一次召集的时候,为了提升士气而唱的主题曲。

从中一开始,圣约翰救伤队的普通召集,无论是校内或是区部,我都没有错过。对于圣约翰的忠诚,我可说是风雨不改。对外出勤也不例外,无论是神庙游行、捐血运动、大道服务或运动比赛,自然少不了我的份额。纵使偶尔会遭到妈妈的反对,担心我因此而荒废了学业,可是一切的阻挠终究没有成为我放弃的理由。

这段回忆是甜的,因为它夹杂着许多的欢乐。在那段时光当中,最令我兴奋及回味无穷的莫过于大家一起办活动的时光。彼此间有说有笑、有苦有泪,偶而的小争执与不愉快只是一段小插曲,却从未影响过大家要一起把活动办好的决心。当活动办成后,大伙儿的脸上总会展出一种说不出的快活。

我喜欢这样的组织,因为它就像个大家庭。校内的召集除了我们这批理事和会员外,也会有已经毕业的长官也会回来。区部的机会也不例外,除了可以认识自己分队以外的同志,也有许许多多已经踏入社会工作的长官参与其盛。这样的情况就让整个组织的规模是越来越庞大,从前活跃的同志也会在闲空时,要么回来探班,要么回来叙旧。

当然,在这么长的时光里,间中也有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曾经因为比赛的失败,而大家一起伤心难过的场景。曾经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而开始蒙起离开的念头。可是是那首歌曲,是什么样的集体回忆,才让我们凝聚在一起?我没有忘记,只是感觉上从前的感觉好像离我越来越远。过往众多的战友、队友们,如要在这里一一列出真的也要耗费很多的时间。一些队友至今还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可是还有更多的战友已经好久不见,也失去了联络。当记忆中不禁勾出过往的那一段时光,它让此刻的我开始有些想念他们。这些想念长年以来都在心中收藏,只是现在的感觉特别强烈,不知道大伙儿都还好吗?

还记得我离开圣约翰救伤队的那时候,那是在我中六读书生涯换了学校后依然有回去第三区服务的日子。可是因为某些原因,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当时就除了我身边最要好的朋友外,我没有做更多的交代。后来间中也听闻一些消息,只是我总是淡淡的回应。

我还记得我和长官说过的一句话,若有机会,我希望我这辈子都会属于第三区圣约翰救伤队的一分子。这个约定其实只是随着我的离开,暂时被搁置在一旁。只是更重要的,我从来都没有忘记。我也常常在想,只要有机会,我想我依然会选择回到这个团队,因为我还有一颗热衷于圣约翰救伤队的心。

那一段时光,充满着许许多多不同的回忆。这一切一切回忆,都是过去我们曾经一起练习、一起欢笑和一起受苦的时光。虽然偶然辛酸,偶尔会有泪水,可是在那段时光中所经历的那段回忆永远都会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