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吹风

曾几何时,我喜欢上一个人站在露台上吹吹风。

这里没有漂亮的夜景,没有亮眼的星星,也没有华丽的音乐陪衬,却能够让我享受轻松自在。不是因为心情上有任何的不愉快,却选择站在那里,纯粹放空自己。望着交通工具来来往往的南北大道,就是会觉得完全毫无压迫感。那晚风迎面地吹来,其实感觉还蛮爽的。

这几天下来,除了隔天就是考试的夜晚之外,几乎每一个晚上我都选择站在那里好好享受差不多十五分钟。可以数着来往的车辆,可以数着亮起的路灯,我就是可以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偶尔清唱歌曲,偶尔思考自己,我就是喜欢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些什么。

也许是这几天下来准备考试的沉重。每一晚不是对着电脑就是对着书本,细读的一切都离不开那沉重的内容。我在想,为何考试的魔力那么的大,可以令每个人放下一切,就为了它而埋头苦读。读着读着,眼睛累了,心也累了。于是,我选择到露台吹吹风。

也许是好久没有回家而想家的心情。来到大学后,参与活动后,造成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呆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还记得第一年的宿舍窗口是对着一群住宅区,所以晚上都会望向窗外一解思念家的情怀。可是从第二年开始,宿舍的窗口都是对着球场。在想家的感觉依然浓烈的情况下,就会想要释放自己。于是,我选择到露台吹吹风。

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中,每天被忙碌的生活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有多少人在这繁华的都市中迷失了自我,失去了方向?有多久没有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好好享受这个美好的世界?有多长时间被残酷的现实世界所捆绑,不能轻松自在地过活?也许,搁下肩膀上的重量后,你会发现,人生其实可以很写意,可以自己选择自己要的生活。

多久没有真正享受这样轻松的生活,纵使只是这短暂的片刻。才发现,原来吹吹风,真的很爽,真的可以很自在。

如果特大可以解决问题

马来西亚政坛十月天最流行的政治字眼相信莫过于“特大”这两个字。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马华双十特别代表大会,要求所有中央代表对原任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进行表决。现在回教党的精神领袖聂阿兹也突发奇想,要用特大淘汰为达致党期望的“问题领袖”。

我们先来看看马华双十特大有什么成果。本以为那几项对于党领袖的表决可以平息党内派系的斗争,大家都会遵循中央代表的意愿,可是却没想到那却可能是造成另一波乱象的根源。被轰出走的老二紧急转弯,以团结的形式回归;现在被捧上位的新老二椅子还没坐热,却随时可能会被打回原形。再这样下去,特大带来的结果反而是导致党内的斗争越演越烈。

继之前闹得轰轰烈烈回教党与巫统大搞暧昧的消息,回教党内部也出现了明显分裂的迹象。在回教党内,有者支持与巫统合作,有者则支持目前与民联合作的形式。当整个政党内部的方向不一致时,势必形成其扩大势力的一大障碍。借鉴马华的内部斗争情况,内部问题并没有因召开了特大而彻底获得解决。回教党精神领袖想要通过召开特大这样的妙方,然而可以预见的是,这肯定不会是一个良好的处理方式。

其实,各个政党领袖有想要解决党捏纠纷的想法固然是好事。可是是不是每一次召开特大之后,所有的纠纷都能够迎刃而解?要解决党内的问题,难道是召开会议,大家投票表决一下就能够化一切干戈为玉帛吗?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样的状况其中关系到的是派系的斗争,是大家的理念和想法上出现了差异,各持己见、不以大局为重,争权夺利才形成的。如果现实中没有出现一个双赢、让双方满意的妥协方案,大家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罢休的呢?

如果通过会议表决能够轻易达成协议,我想人类社会不可能会出现如此多的冲突。海湾战争不会发生,以巴冲突更不会是成为延续好几个世纪的恩怨,因为这一切都能够通过和平会谈解决。如果特大中的投票真的可以解决问题,我想马华肯定是一个最和平的政党。马华内部开了这么多次特别代表大会,理论上所有AB队、第三势力争权夺利的情况肯定不会存在,因为大家的目标会一直,想法会是团结的。然而,这个世上并不存在这样的如果。

召开特大,以为可以解决政党内部的分裂问题,其实只是镜花水月。民主底下少数服从多数永远都只是一个理想的状况,因为人性的关系,属于少数的那方总是会寻找机会想要平反的。要化解僵局,更重要的还是有一位真正能够让大家都信服及信赖的领袖主持大局。而这领袖要累积足够的支持率,平时就要好好表现,让人看出他的能力。否则,纵使开了再多的特大,始终是一个党多个家。到最后,政党内部的和平依然遥遥无期。

如果特大可以解决问题,化解一切的纠纷,那该多好啊!只可惜现实中不是如此,这也只是大家一厢情愿渴望的美好而已。

p/s: 此稿刊登于2009年10月29日<南洋商报>言论版<是非曲直>。

备注:第一次刊登在报章的评论被改标题,不过更重要的应该同样也是第一次被编辑放错了我的名字。

暂时放空的自己

终于,整个学期在最后一个星期忙完了两份致命的技术报告后可以算是过去了。可是实际上,下个星期一还有一个呈现。不过一切的准备工作其实也已完成了,现在等待的只是时间的过去而已。

从昨天把报告呈交上去,且完成下星期一的呈现准备后,我就决定接下来的今天这一天要让自己放松下来。放松的方式就是暂时什么书都不读,午餐时间和朋友一起出去闹,在房的时间也是纯粹的上网和听音乐。

回顾一整个学期,除了开始阶段的几个星期还好之外,其余的整整十个星期真的可谓忙得喘不过气。打从第一次测试开始,一切的测验、课业和报告就紧接而来。更重要的是,辩论组的筹备也在同时期如火如荼地展开。辩论的结束却依然不是一切的结束,因为课业上的报告和考试还是依然照跑。当下的情况真的分秒必争,并没有任何显著能够休闲的时间,相反的却需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最多的事情。

当现在再想起这整个学期的经过,真的觉得一切都不简单。因为我一直要完成所有一切的信念支撑着,才很庆幸自己这一路走来并没有彻底崩溃。尽管间中有些事情并非处理得很好,可是也好歹成功熬了过来,总算不至于失败。当忙忙碌碌生活的过去,现在也随着课程上的告一段落而终于暂时可以来一个短休了。

从忙碌的生活转换到相对悠闲的生活,这是一个心境上巨大的转换。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能够这么轻松自在,逍遥快活,且不用上课的日子了。说实在的,我并找不到任何理由继续让自己折磨在考试当中。现在的我心情轻松,就好好把握这过渡的一两天,来个自在放空,更是慰劳自己过去忙忙碌碌过活的一种形式。因为现在若不把握,接着下来又需要等多半年了。

尽管大考就将来临,而自己也并非做足了准备的工作,可是当下的我还是选择暂且对自己好一些,也就是让自己来个短暂的好好享受。我相信在我养精蓄锐和吃喝玩乐足够后,我能够有更良好的心情去应付考试。我一定可以。

走或不走才是负责?

我想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马华双十特大之后,总会长翁诗杰的走向让全国人民关注。有些人认为没有获得中央代表支持的他应该引咎辞职,这是对全马华中央代表最好的交代;然而他却有另一套说法,认为在马华最混乱的时候离开,是最没有道德且不负责任的做法。

从来,每个两难的选择并不存在一个绝对的对立。也就是说,翁诗杰若走未必就正确,倘若不走也未必就是错误。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大家都更应该理性地分析整个马华的情况是如何,翁诗杰的决定对于马华的影响又是如何?

翁诗杰若走,势必会造成超过半数中央代表的不满。因为从特大第一项对总会长表决的不信任议案中,是有超过一半的人如此表示。可是更重要的是,就整个马华党部的状况而言,距离上一次党选也只是整一年的时间,翁诗杰走后,其留下的空缺谁来填补?大家可以提出很多意见,酱料、料酱或料味;马华也并非没有人才,廖中莱、江作汉或魏家祥,可是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想要接棒,真的准备好了吗?

当翁诗杰在党内已经无法赢得多数人的支持,走或许是个选择,对中央代表的一项交代,更是对政党的一种负责。可是当下有能力或稍微有资格的人选都稍嫌过嫩,经验方面都还不足。廖中莱是三个热门人选中资历最受看好的,可是距离他卸任马青总团长其实也是一年多的事。当在中央代表未必能够累积足够的支持率,出任总会长是否就真的具有说服力?

然而,倘若翁诗杰像现在那样选择留下的决定又正确吗?翁诗杰若不走,也许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在马华最混乱的时刻毅然离开,这表面上看来根本就是不负责,甚至不道德的行为。可是在反对声浪高于支持他的情况下,翁诗杰若留下来,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大。面对一个无法让众人信服的政党总舵主,究竟是能有效地减缓还是加剧党派的纠纷?

空谈理论不实际,就看现实好了。就从翁诗杰这样的决定引起的结果来看,马华政党的新闻可说是天天头版。大街小巷都在讨论着翁诗杰的决定和马华的未来,尽管谈不出一个所以然,可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效应必定无法平息当下的风波,更无法打破这样的僵局。首相的口号是“人民为先”,无法得到民众的支持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我想翁诗杰也不会不晓得当下的情况和民众对于马华的反应吧?

对大家而言,我想政治人物最关键应该还是每每在说出了一句话之后的动向是什么?究竟有没有履行他应有的责任?兑现他许下的承诺?在双十特大之前,也许是因为翁诗杰的信心爆棚,所以我们看到他信誓旦旦地告诉大家,若无法获得至少六十巴仙支持率的他就会引咎辞职,可是大家看看现今的他决定是什么?我想“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句连小学生都朗朗上口的言语,翁诗杰不可能不晓得吧?

其实,翁诗杰走或不走真正影响的并不一定是整个政党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可是更重要的是,翁诗杰的决定却关乎一个政治人物在面对群众上,其道德、信誉和责任的问题。

p/s: 此稿刊登于2009年10月21日<南洋商报>言论版<焦点论衡>。

脆弱

(写给一位刚失恋的朋友,希望他别太难过)

两个人开始沉默
没有人开口把话给说
就算是在空闲的周末
始终都没有保持联络

两个人相互闪躲
以为只是普通的冷漠
只是当彼此任性挥霍
才发现原来是场风波

感情不是单纯付出几多
就能在感情线上有多少收获
相信彼此默契能跨国
依靠真心能替代飘泊
期待会换来完美生活

感情不是要把谎言识破
却是认真地看待每一个承诺
就算发现有些许差错
也不能直接把话给说
因为心灵十分的脆弱

感情不是依靠分析星座
更不是比较谁付出得比较多
因为世上并没有如果
总是表现得过于自我
只会让彼此更加难过

感情不是展望天空辽阔
也不是设法要从中寻求解脱
到头来还是同样结果
纵使不愿再承受寂寞
却不得相信感情脆弱


无声的感情伤得最多
无言的结局带来失落
当彼此交际略为过火
当彼此内心开始受挫
才开始明白感情的脆弱

回家

今天就算有考试,纵使有补课,尽管回到家已经很夜了,可是还是坚持要回家。

纵使这次回家只是过两个夜晚,可是因为想家心却,任何的障碍都阻挡不了我。所以就算今天有考试,我也是在考完试后就立即回房收拾行李;纵使之后有补课,可是为了回家我还是翘课了;尽管回到家已经很夜了,可是我就是不愿错过可以在家过多一夜的机会。就在综合了这些因素后,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回来家了。

在忙完了整一个半月的中华杯筹备后,日常生活顿时变得“不正常”。随之而来的是慢慢的考试,确实有点让我透不过气。再加上也已经超过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开始有了想家的感觉。于是才会有这样坚定的决心,在考完了第二次期考后就非得要回到我久违的家窝享乐一番。

回到家后,看见久违的客厅、房间、睡床、父母、姐姐们以及一切,真的还是会有那说不出的喜悦感,就算不是第一次从外地回到家来。每一餐饭,我妈妈还是会为我准备很丰富的食物,然后叫我一直吃。可以说我在家的日子是没有任何饥饿的时候,尽管我并非第一次从远方回来家里。

每次回到家,都一定会见到我的父母和两个姐姐,这次也不例外。至于另外两位姐姐呢?由于她们都在外地工作,所以有回家的时候就未必能够碰见她们,除非她们也和我同时期回来。说来有点夸张,我和我的四姐已经有半年没有见面了。这半年来,我们回家的日期很不幸地都未能碰在一起。也许,下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新年大团圆的时候?

我们家庭成员之间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每一次回到家都能够在晚间时刻大家聚在一起,无所不聊。人多就会更热闹,当人多的时候我们的欢笑声也总是会不绝于耳。可以这么说,我的家是充满欢乐与欢笑的地方。而这也是我一直都会想念家、会想要回家、会喜欢回家的原因所在。

家永远有我的地方,家的门永远为我打开。我爱我的家,更爱我的家人。

中华杯

每一次的比赛,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触。

这是第一次在大型比赛中挑起重担,第一次需要带领一群学弟妹一起准备四道辩题。在这一个月半的筹备中,说真的,吃力不讨好。相比起以前自己并非带领整支队伍,而只是随队的一员,难免都会依赖成性。可是这一次真的不大一样,要带队,也就是要背负着不一样的责任,自己也不能不变得更独立一些。

累积过去近一年不少带队的经验,让这次在整个筹备期间还不至于应付不来。尽管程度上有很大的差别,更长的时间对比起最多的两个星期,四道辩题对比起集中火力的一体,可是终究要自己去面对,不被困难击垮。我明白自己是整支队伍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柱,所以必须很独立,更不允许让自己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很累很难挨。

大家都很新,有些毫无任何的经验,其他的就算有上过场经验也不多。要大家在长达一个月半的筹备期间埋头苦干真的不容易,因为要适应这样的日子并非是每个人都能够的。也许当中有些人负荷不来,可是也强求不到,所以我也没有计较自己做的是否最多。纵使有些时候自己的部分还没弄好,可是当情况所需时,我终究必须暂且放下,推论、改稿或出战场。

我也有压力,毕竟要带领一支新的队伍出击大型比赛真的不容易。可是接下了这个重担后就别无选择,只是想着做自己喜欢的事就会觉得是值得的了。面对繁重的课业、排山倒海的考试和课业,时间管理上变得十分紧凑。每一天上课、赶功课、忙考试至于,就是辩论了。没有其他更正常的娱乐,我每天最大的消遣还是在于无厘头的说笑。不仅为了压缩自己的压力,也为了纾缓整个气氛。

这次的筹备氛围相当不错,不仅是我们为了冠军努力到底的辩论员,还有卯足全力为了绝世打造绝世架构的教练团,更有集中火力要给我们压力的陪练团。不过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次的比赛表面上看似尽了全力,可是在一些细节上还是做得不够好。就好比落败的这题,其实也并非准备得很充足。准备做得不足,资料找得不够,似乎有点掉以轻心。

整个赛事,感觉上些许抱歉的是专程前往新山支持我们的辩论组成员,不能把我们最好的一面在台上呈现让大家看到。整体上让大家失望了,让一部分和我们一起下去的只是有机会看我们打赢一场比赛;一部分复赛当天才赶来的只有机会看我们打一场比赛,并且还是输的结局;后来才赶来更是未能看我们打上任何的一场比赛,因为我们已经落败了。

我的心终究难过,些许的失望在所难免。这一次,我哽咽、嘴角泛着泪光的原因不再像去年那样因为比赛的失望,却因为在大伙儿付出了这么多后却未能获得让人期许的结果。至少在去年跌倒的地方,同样的场合我站了起来。至少我们都尽力了,只是还先天性还是存在着不足。这次的中华杯,我感叹的只是,为何还是留下那一点遗憾?为何还是少了那一点赢比赛的运气?

话说回来,其实还蛮荣幸有这样的机会带领大伙儿去打比赛。正如学长所言,一起努力、一起拼了,一切输赢都是属于我们的。说真的,整个筹备中真的学到很多东西。因为更独立性地思考,因为更全面的训练,在任何技巧或立论掌握方面都是更直接地提升。只是在领导团队方面也许还未能展现出那大家预期中的大将之风,希望没有让大家太失望。

诚如学长所言,落败真的不可怕,最重要是落败后还站得起来。我不再像以往那样归咎于比赛中不确定的因素,却更理性地看待整个事实。也如学长所言,记住今天失败的感觉,把它化为接下来打比赛的力量。认清真相,提升自己的不足,因为要赢就要赢到所有人都找不到任何判我们输的理由。我带着这样的梦想,展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