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住时间

新学期进入了第四个星期,一切的课业、报告、功课、呈现已经陆续有来。

下个星期就是第五星期了,同时也是所有博大生每个学期博大生最不愿跨越的界线。因为随着跨过了这个时限,基本上大家就没有任何的空闲可言了。在未来的日子,还有一系列的小考、笔试、课业、报告、功课、呈现、笔试、小考等着大家,转眼间就会到大考,一个学期就会结束了。听起来不够夸张,不过当你去体验时,你真的会感觉透不过气。

现在整个人的心情开始有了转变,渐渐地感觉时间不够用了。尽管这个学期少了很多功课,可是每个星期却必须交上三分实验报告。更可怕的是,这次的实验不像过往的学期那样,两个人交上一份报告,那么这两个人就可以轮替做报告。可是这次却并非如此,两份实验报告是属个人的,庆幸地还有一份是两人一组的报告。所以在扣除一切之后,平均每个星期需要交上两份半的报告。

课业方面,这个学期遇上了一个杀手讲师。这位讲师可怕的地方不在于每天上课时都是那副没有笑容的脸庞,也不在于他对我们严格的执行方式,而是每个星期都会有一份功课要交。就算是没有功课的那个星期,他依然可以进行笔试,一次的笔试就夺走了整个科目的五分。更恐怖的是,他总会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给大家一些“惊喜”。

学业之外,当然少不了辩论。对比起上个学期,在卸下组委的重担后,呆在辩论组的时间确实比较少了,暂时而言也相对没有那么忙碌了。可是却还是有着其他的活动、比赛和训练等,紧接下来的两个月更少不了大型比赛的筹备。到时候,加上课业上没有喘气的空间,附加的辩论组活动肯定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面对要做的是很多,拥有的时间又不多,真的好想锁住时间,让时间停止快转。当整个人开始变得忙碌时,自己就没有了很多时间加以思索,就只是按照紧凑的活动时间进行着。这时候,良好的分配时间无形中变得更为重要,到了那个阶段更不再允许进行一些有的没的无聊的琐事。庆幸的是,再忙碌的日子也在过去两年的大学生涯也已经历过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相信迎面而来忙碌的时间也能应付自如。

突然很怀念过去美好的时光,只可惜时间总是不停地往前。当生活变得忙碌,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地时光也就渐行渐远。如果可以让时间停止不走,就不会害怕失去每一秒的感动。

锁住时间,让快乐蔓延;锁住时间,让一切不愉快停在原点!

彻底改变或昙花一现?

不久前,国内某国立大专发生了传教人士入侵校园进行传教工作事件,闹得全马大专生人心惶惶。大学校园的治安顿时响起了警钟。

学校四周开始张贴相关的通告,保安人员开始加强保安,学校方面开始关注这件事。凡是进出校园的人士或车辆,都一律受到严禁的监视。步行在校园内的学生必须携带学生证,行驶在校园里的车辆也必须拥有通行证。尽管遭到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如果一切以学生安全为首,这些所谓的“麻烦”是可以被谅解的。

好景不常在。也许是执行任务的安全部门成员累了,保安人员了感到这样的监察十分繁重,所谓加强了的保安却在维持不到一星期就恢复了“正常”。也许因为过往严禁监察的期间都没有出现可疑的人物,而让他们在没有“收获”的情况下放弃了这应该执行的任务。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保安的工作本来不都是需要长时间都在进行的吗?然而学校安全部门却本末倒置,总是在事情发生后才开始关注大家的安全。

学校保安本来就应该以保卫学生和职员的安全为首,可是过去的情况却不见得是如此。为何他们可以无理地侦察学生的书包而引起不满?为何他们可以任意地没收学生的电脑等私物而招来天怨人怒?可是就是不愿去执行身为保安应该实行的份内职责?每每经过学校大门,他们总是看似很亲切地和你微笑,打个招呼,却从未严禁地执行监察的任务。这些情况都是笔者在大学两年后察觉到的一切。

也因如此,学校内的治安一向都不好。因为保安人员都以貌取人,看见长相还可以的人士就没有起任何的疑心,可是他没过人不可貌相吗?这也造成在校园内的人士都会常常听闻有人擅自潜入学生宿舍,也常听闻校园内出现鬼鬼祟祟人士的踪影。想请问这些保安人员是不是真的那么忙碌?忙于日常生活的喝茶联谊交流工作,却从不称职地时时刻刻保护着大家的安全?

人总是在错了之后才想到要改过,学校的安全部门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总是在学校发生了一些轰动的事件后才会醒觉,而这根本就是舍本逐末的体现。如果长期以来他们都有严谨地执行他们的任务,履行他们的职责,我想危害学生安危事件的发生也会相对的减少。那到时候根本就没有所谓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从失败中再来改变。

如果安全部门决定彻底做出改变,那肯定为在籍的上万大学生捎来喜讯。哪怕偶尔地严谨监察只是昙花一现,那学生们真的还是自己保重为妙。

p/s: 此稿刊登于2009年7月30日<南洋商报>言论版<有话直说>。

一滴血,一分爱

还记得中学时期活跃于圣约翰救伤队的日子,除了平时的急救和步操训练外,当然少不了为社会服务的出勤。出勤的活动很多,有大道服务、运动会值勤、游行出勤,当然少不了捐血运动的帮忙。

圣约翰救伤队队员不是医生,不过圣约翰救伤队却和医药有关系。也因如此,每一年总会有好几次和一些像医院或血库的单位联办捐血运动。在每一次的捐血运动当中,自然需要大量的人手进行协助。而我在参与救伤队的六年时间内,也参与了超过十次的捐血运动。

我们不是医务人员,所以并没有进行任何的检查或捐血的工作。反倒是其他协调性的工作,基本上我都有做过。宣传活动的贴海报,当天在临近场合的派传单,现场的捐血人士登记,防止混乱的指挥,到幕后的搬运赞助品工作,包装礼篮和打印奖状,每一项任务都有不同的体验。

其实在那段时间,当目睹那么多人踊跃地参与捐血运动时,心里总是也有想要献出一份爱心的冲动。一直都很想要捐血,可是却奈何当时身为帮手的时候年龄还不足,没有达到规定的18岁之龄儿无法捐血。我打从心底真的觉得捐血是个很不错的运动,因为它不只是能促进血液循环的为自己好,流出来的那包血也象征着一份爱心。当世界上另一个角落的人有需要时,它说不定真的可以救人一命。

我的血型是O型,也就是说是可以把血捐给任何人的血型。所以只要把O型血捐献出来,它可以救的人是比其它血型来得更多的。我捐血的心愿直到我踏入大学后,才第一次体验到那种间接救了人的感觉。突然很想回去当初自己在捐血运动站岗的地方捐血,看见自己熟悉的长官在为自己服务,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可是偏偏来到大学后,我回去家乡的时间却碰不到捐血运动的日子。

今天趁着闲空的周末,在发现捐血运动的消息后心血来潮,就斩钉截铁地有了打算。纵使问了朋友却没有人要去,就算需要连转两趟巴士的遥远路途,可是却似乎没有打消我捐血的念头。来到现场后,看见很多人也在那儿。我不感到烦躁,反而倒是觉得高兴。原来大学里还是有那么多人充满爱心,响应这个捐血运动。尽管等待的时间相当长,可是来到这样的地方,即使等得再久也无所谓。

想要告诉对捐血有错误观念的其他人,捐血真的不痛。整个过程只有三次仿佛被蚂蚁咬的感觉,分别是第一次验血,第二次把针孔插进去和第三次把针孔拔出来的时候而已。捐血的整个过程并不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如果你经常有运动,血液流动会相对快速,就可以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输完450ml的血。只要你血压正常,没有疾病缠身,也没有过轻的体重,欢迎你来响应捐血运动。

尽管在大学的捐血运动并没有像以往我参与的那样,获得很多的赞助商鼎力支持。虽然来到这里并没有获得很多的礼品或礼篮的奖励,可是为善真的在乎这些吗?在这里,捐玩血后依然有美禄喝,有蛋糕吃,有饼干品尝,还有一张奖状的鼓励,待遇同样是不差的。

一滴血,代表一份心,象征着一分关怀的爱。血,尽管是我们生命的泉源,可是献出自己的一分爱,往往却能够救活一条生命。

辩论感

昨晚和马大辩论队打了一场比赛,是协助他们为月尾的一项比赛进行陪练。这场比赛同时也是自己阔别一个多月后再次打的正式辩论比赛。

我把这场比赛称之为找回感觉的比赛,毕竟在阔别一个多月没有辩论后,辩论的感觉也渐渐淡了。需要适应的,更重要的其实是在有上课的时间也打辩论的生活方式,因为就算是上一场辩论比赛也是在假期没有课业的情况下全程打辩论。就算是在没有上场的时间内依然有接触辩论,可是亲自上场和在旁观赛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很不幸的是,比赛的前几天身体状况真的出问题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就是在星期日那天喉咙突然很干,喝再多的水也没有用。当天晚上,声音已经开始呈现沙哑。这样的症状延续到第二天,在没有好转至于更是咳嗽了。可能是因为睡不好的关系,被子被我踢开了,结果星期二那天更严重。咳嗽、伤风、喉咙痛,身体更是不舒服。庆幸的是在休息后情况有好转,到星期三就只剩下咳嗽和伤风而已。而昨天上场前,伤风也只是比较轻微而已,可是并没有好转。

我不是为自己找藉口,可是真的或多或少影响了我的状态。这几天来,我休息的时间多于我思考的时间,甚至还一直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会不会好转。我最担心的真的就是那伤风的问题,担心鼻音很重的声音表达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让大家听清楚。我甚至为了放低声量,而在一些时候分散了些许的注意力。没有办法全神贯注,是影响我状态的最大原因。

感觉上自己的表现没有之前预期的好。整场比赛只是中规中矩,稳扎稳打,却没有交出任何的亮点。这很大的程度是我对这场比赛的准备并非很充足。尽管筹备的时间很短,总筹备时间还不如大型比赛一晚的筹备时间,可是更大的关键在于我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思考辩题。探讨得不够深入,没有理清一些概念,也没有捉紧一些定位。

自学期开学以来其实还蛮闲空的,投入这场比赛的筹备就是一个心情和生活模式的转换。距离现在真的再过不了多久的时间就要全程投入筹备的状态了。从这场比赛开始,逐渐恢复对辩论的感觉,也从中意识到了自己必须加强和改善之处。从现在就开始做起,改善自己的缺点,加强自己不足。待状态调整后,势必要以最佳状态出击中华杯。

尽管马大真的没有预期中的强,可是无论对手是什么状态,自己能否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才更为重要。

距离

我们站得这么近
双方都很淡定
没有丝毫的分心
也没有些许的不安宁
只是普通的对话和聆听
会想起那曾经
没有亲口再表明
也没有任何触景伤情
只是刚好掠过我的心灵

两颗心却那么远
像海角和天边
并非随性地上演
也并非那么畅所欲言
只是在消磨着我的时间
还是怀念以前
并非已感到厌倦
也并非不想做出改变
只是自然一些比较方便

这是我们的距离
远和近在决堤
可以随意地记起
也可以只深藏在记忆
只是更希望是个过渡期
未来会在哪里
可以解开这谜底
也可以弥漫快乐气息
只是那只是我想想而已

不想睡

最近每个晚上的心情都很奇怪,每晚就是只对着电脑,不懂要做些什么,可是就是不想睡觉。

就算第二天上课的时间是八点;就算第二天什么都不用做可以好好休息;可是,我就是选择继续很迟才睡;然而,我却不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么?明明知道第二天的精神状况会欠佳,可是偏偏还是选择同样的方式,不想睡觉。

没有睡觉的我做些什么?老实说,具体的做些什么我真的说不出来。我只是呆在电脑前面长达三四个小时之久。不是没有睡意,只是不想睡觉,似乎不想脱离这个现实的世界,投身梦境。曾几何时,我喜欢上无所事事的上着网,却不知道要上些什么网?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左按右按,随意下载,却不懂真的要下载什么?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是没有前兆,只是过往的我都相对的理性。到了点钟,为了明天的精神,也为了长远的健康着想,我一定趴在床上睡觉。尽管一直以来对于睡眠我都有所保留,因为说真的,我真的觉得睡觉是十分浪费时间的事。重点就在于睡着了之后,除了沉醉在那可能美好的梦境里,却其他的事情都不能进行了。

一切观念都还没有改变,只是现今的我真的有点过了火。因为如果我没有特别事情要忙,也没有对网络世界有特别牵挂的话,我真的不该继续这样下去折磨自己。到最后,这样的结果真的无法带来任何的好处,却只是累人累己而已。这似乎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我真的不明白为何会如此频密地出现在我身上?

我真的很犯贱,完全不为自己好,也不为自己着想。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影响的是我隔天的精神状态,影响的也会是我未来的健康状况。可是这样的想法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脑海了,却为何没有任何要改变的念头。就连脸上的青春痘都开始向我抗议,我还能拿出什么筹码去向它摊牌?别人都说熬夜的人容易苍老,在这样下去,恐怕我真的会没有了青春可言。

明天七点许就要起身,只为了去观看辩论比赛。未来的日子同样会很忙碌,因为在阔别一个多月后,自己也要上场比赛了。现今的情况虽然不能说是十万火急,可是不仅是为了健康和精神,同时更为了可能会有所影响的状态和表现。为了更重要的这一切,从今晚开始,我真的必须做出些改变。

不想睡的念头一点要离我远去!我不能继续地犯贱,因为我没有更多青春的本钱。我每一晚都要早睡早起!

思念

处在最特别距离边缘
是不是朋友关系旁边
有时开不了口的画面
只剩下能细数的从前

每次感动地靠近一点
却在半路就抛锚旁边
是否大家都过于腼腆
还是之间还无法触电

收到的信息字里行间
孤独时候弥漫着思念
突然之间才恍然发现
文字优胜于万语千言

也许还要再经历多年
才能真正轻抚你的脸
希望时间不会是期限
甜蜜画面永远不删减

目光一直望向未来最远最前
期待故事完美结局直到永远
傻傻相信未来无论沧海桑田
你都会依然展开美丽的笑颜

希望心中感觉永远不会搁浅
美好的画面一直会有延续篇
只是偶尔在见不到你的时间
心中却掩饰不了对你的思念

我只是试着不让自己去想太多

最近我的生活被太多的思绪给围绕着,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各式各样的思绪都有,目前的我真的百感交集。

每个人都有梦想,并且都希望所付出的一切都能够如愿以偿。谁说人定胜天?如果每个人的决定都会带来预期的结果,那恐怕天底下真的没有失望和绝望的人了。事实就是如此,现实就是残酷,每个人所期待的一切往往都不能万事如意。只是当事与愿违时,结果不如预期时,人们应该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每个人都渴望美好,这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因为谁也不希望自己往更差的方向发展。常常在事情发生前都会以乐观的心态看待,以为希望会如奇迹般出现。孰不知当希望越大,失望往往也就越大。一切的开始都是美好,可是当继续有所期待时,其结果就不尽然完美了。面对事情不如预期美好时,人们又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去看待?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想要逃避也逃避不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虽然不一定每个人都承受得了,但却一定让每个人都上了宝贵的一刻。要以坦然的心态去面对,说得容易,做了才知道很难。过去让它过去,毕竟已经来不及。做人真的有时难免糊涂,把过往不愉快的事情忘掉,就能更快乐。人生总是必须往前看,展望未来一片美丽的天空。

“当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我又何苦继续追寻,

 那段也许不属于我的曾经?

 积极展望美好的未来,

 如果想要绽放精彩,

 我相信只要我的信念依在。”

当接下来的这个星期开始变得忙碌,会继续沉醉在这种思绪的时间也少了。你可以说我逃避,可以说我不敢面对现实,可是我真的觉得事实本来就是如此。人不都是在忙碌中渐渐习惯,学习释怀的吗?

试着习惯,试着释怀,我只是试着不让自己去想太多。

三年生的我

不知不觉就完成了两年的大学课程,同时也剩下两年的大学身涯让我享受。

过去两个月的假期,我其实都没有在闲着,让自己休息。尽管忙着的都是和学业毫无关系的事,可是却不是没有任何的获得。在辩论组这个组织里度过了我过去两年的大部分假期,当然也编织了不少值得回味的回忆。前阵子,当开学的时间步入倒数阶段,我似乎并没有做好准备迎接开学的到来。可是到了今天,我还是必须收拾心情,带着不同的心态,开始了我第三年的大学身涯。

自从加入辩论组后,总是会觉得假期不够长,很不舍得假期的结束。这其中包括两个原因。第一个就在于自己没有机会在假期中好好休息,所以让整个大学身涯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休息的时间,造成没有喘气的空间。第二个原因也在于假期中拥有太多的回忆,也养成了另一种的习惯,于是在心态和生活模式就要调整过来时,自然会觉得多么的不舍和不愿。

回想起两年前作为大学新鲜人的我,战战兢兢地离乡背井,踏入大学的校园。大学,曾经对我而言是学习身涯的一个梦想,可是却在进来了之后才发现它真的并非如此遥不可及。原因就在于本地的宽进宽出的大学制度,成绩不会太差的都能够进入大学;只要有去上课并也有去考试的学生毕业都不成问题。

一等学位的成绩,曾经是我当年要向二姐看齐所定下的目标。很幸运的,第一个学期真的达成所愿。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随着参加活动更为频密,所获取的成绩就一直处在一等学位的边缘。现在的我对于成绩已经没有多大的渴望,原因就在于在这样更填鸭试的教育底下,就算成绩考得再好那又如何?我温习功课的时间逐渐减少,目标也只是为了保持在3.5以上就好了,至少这也是对成绩之上的父母一个交代。

今天就踏入大学三年级的我,就究竟要以什么心态来面对?来到大学,也不能纯粹地娱乐,因为毕竟学习的责任还是有在。迎来多一批学弟学妹,无论是科系还是组织都好,我在他们面前又应该树立起怎样的形象?大学是多姿多彩的,过去的两年我玩够了吗?还有什么是在大学之年必定要经历的事,在这剩下不长也不短的两年是非体验不可的?当大学不再是读书而已,当大学不仅仅是为了拼成绩而已,我想我的大学身涯应该会有更精彩的一面。

多么不舍,多么不愿,但终究要面对。

原来在这里也可以很开心

还记得两年前的我,刚要离开成长的家乡,要踏入大学时的不舍。

还记得年半前的我,要提前两个星期回来大学筹备友谊赛的不舍。

还记得一年前的我,全程参与大赛筹备而必须牺牲两个月的假期的不舍。

还记得半年前的我,虽然只是三场友谊赛却也不能在家度过假期的不舍。

还有现在的我,面对十个星期假期却只有三个星期能呆在家享受的不舍。

这两年来,种种的不舍都随着时间过去了。可是这次,看来是更充实的假期掩盖了不舍。也许时代不同了吧!对比起一年前的假期筹备,这次的流程是相对没有那么紧凑,也拥有更多的假期天数。这到底是少是坏?这其实是很主观的。对我而言,说真的,这次的假期可说是最充实、最精彩的了。这也许是因为自己当上学长了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后半段的假期都不必承受上场比赛的压力。

从一开始还未投入国大友谊赛前的唱K活动,大家都唱得十分尽兴。接下来的那个周末,更是集体去观赏了假期中的第一部电影《Angels and Demons》。之后在马多大邀请赛期间,也乘着期间两天的短假时,下午同样集体看了第二部电影《Night at The Museum 2》。再来更是连续熬夜两天,只为了一天的观赏欧洲冠军杯决赛,另一天则是纯聊天的在民歌餐厅度过。

马多大邀请赛结束后,大家都纷纷回家,各分东西去了。我个人就留在家里长达两个星期之久,延迟了一个星期回去和他们大伙儿会面。庆幸的是,回去后依然没有与他们脱节。原因就在于逗留在哪儿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心情更显得轻松和愉快。关键就在于没有了上场的压力,更不是接下来辩论组迎新月的主要负责与策划人。于是,这两个星期就编排参与了多项辩论以外的业余活动。

我回去后的第二天,大伙儿就集体征服了Broga Hill。过后也乘着在士毛月一游时,拜访了当地著名的石拿督庙。一整天的行程中,大家都似乎没有任何的倦意。拍了很多照,添加了更多的满足感。那个星期友谊赛的筹备由于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因此只有等到比赛结束后,我们才有下一波的消遣。星期六晚上,我们就到了戏院观赏假期中的第三部电影《Transformer 2》。故事情节还好,只是在刺激观感,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当晚特别值得回味的却是我们之后到布城看夜景、闹通宵的傻事,其中同样不乏疯狂地摄影和疯狂地闹场。

接着就到开学前的那个星期。学弟妹们筹备市集进入最后阶段,可是却也同样没有忘了忙里偷闲。星期二中午时段,我们就远到谷中城观赏假期中的第四部电影。这部影片来头不小,是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Departure》。电影散场后,我们也在谷中城逛了好大一圈。第二天,我们登山队更是朝着更有挑战性的Bukit Putih出发。结果在经历了约五个小时后,间中尽管遇到有人想要放弃,可是最终我们还是成功地上了去又下了来。两天后,响应多时的运动计划终于如期进行。天还未亮,我们就兴致勃勃地出发打网球去了。隔天,我们更厉害。凌晨时分就爬起身,计划到博大的果园展开偷榴莲行动,尽管最终任务宣告失败。

整个假期中,观赏了四部电影,征服了两座山。另外也有多次的喝茶、玩乐与聊天,当然也少不了辩论组的活动。其实无论是在进行什么活动,总之是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时刻就是开心的。就像在市集的前一晚,大多没有艺术天分的我们却集体完成了辩论组标志的布条,同样寻得如此大的满足感。

原来我在这里也可以玩得如此疯狂,原来我在家乡以外的地方也能够闹得如此开心。这一切可说是当初刚踏入大学时的我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