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回家的假期

筹备中难得的两天放假,然而我却没有选择回家。

其实没有回家的原因有几个,一来是因为一开始是说明只放一天半,这么短的时间在乘除来回车资后就觉得不很划算所以决定不会了。二来就真的是想要完成筹备中的功课,回家一定会让整个心情有所转变,于是就只好把这两天假期当作忙里偷闲吧!当然,这两天的假期更多时间是有着其他的活动。

一个是精彩难忘的电影

去观赏了《博物院惊魂夜2》这部电影。一开始对这部电影并没有任何的了解,就只是抱着消遣、开放的心情去看一部新戏。惊艳中带出感叹,欢笑中带出讯息。确实,这部电影真的值得一看。故事内容说的是发生在博物馆中惊魂的一夜,在活生生博物院内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为了避免悲剧的出现,男主角设法突破障碍,解决危机。轻松写意,让我整个下午没有丝毫的睡意。

一个是不翼而飞的故事

看完电影后才赫然发现,我的钱包已经离我而去。尽管我着急地往我经过的地方寻找,可是却偏偏没有好运降临。我最终接受了必须更换新钱包和新文件的事实,毕竟再多的哀怨却已经不可能改变事实。所谓“破财消灾”嘛,钱财乃是身外物,最重要是人无恙。收拾心情,尽量掩饰被灾难充斥的我,不让大家担心。

一个是吃得开心的火锅

另一项企划,应该是奖励那些端午节没有回家而留下来的人吧!是君华姐的提议,在秀芬家进行,参与的人有十二位。这是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吃自助火锅,别有一番风味。吃饱的是肚子,享受的却是过程。从一起洗菜,一起等待,一起进食,一起聊天到一起饮胜,原来只要大家一起做着同一件事情就会感到快乐的。

一个是紧张刺激的球赛

同样是没有回家的人的另一项企划。适逢端午节的凌晨,欧冠杯决赛在巴塞罗那和曼联之间开战。大家牺牲了睡眠,目的就是为了目睹二十二个男子汉争踢一粒球的风采。我想也许是因为领队也想召集大家一伙儿看球,所以才会决定端午节成为筹备的假期。大家似乎都没有特别支持的队伍,却也大多数都是冲着反曼联而来。比赛结果确实振奋人心,巴塞罗那获胜,我最欣赏的球员——梅西更是顶入一球呢!

一个是无所事事的下午

牺牲睡眠的大家都是疲惫的,因此猜想大多是到中午才起身。我却不同,由于使命在身,十点多就起身去处理重要文件了。回到家后就想大家提议去图书馆度过无所事事的下午,毕竟火焰宫真的很难让人呆下去。我们三个拥有同样的表情,两只手放在电脑键盘上,两只耳塞着耳机听着音乐,大家做些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就这样度过了苦闷的下午。

一个是没有睡觉的夜晚

大家都觉得难得放假若没有外出实在有点可惜。外出的目的不详,不过主要原因应该是为了聚一聚会,聊一聊天,弥补一下不能回家和旧同学聚会的遗憾。却不知怎么地在有人提议有人附议的情况下来到了回音石民歌餐厅,也不知道怎么地在有人建议有人同意的情况下玩起游戏。说实在的,游戏的惩罚虽然是我想的,可是回想起来却觉得蛮恐怖的。他们都很疯狂,一早都已经着迷,已经沉醉于游戏当中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回音石打烊后他们还选择到不打烊的嘛嘛档继续。这也是为什么当大伙儿都想要回家后陈毅勇还选择不睡觉而继续在我耳边说他的心情故事。

结束了一天半的假期,疯狂的也疯狂过了。收拾心情,继续筹备。马多大邀请赛,我来了!

不翼而飞

突然间,感到些许的茫然……

从报警的那张报案纸中,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已经二十一岁又七个月了。没错,确实是这二十一年又七个月来,第一次遗失如此重要的东西。

一直以来我都很小心,对于身上重要的东西如手机、钞票、钱包都显得格外小心翼翼。也许也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运气都还不差,所以好几次掉了钱包后都找得回来,可是却不是这一次。

就在观赏电影后,走进书局时,赫然发现钱包已经不翼而飞。也许那反应来得晚了些,以致我回到现场,查遍座位和地下,再走进厕所都无法发现钱包的踪影。我猜想准时在我坐着看戏的时候,钱包从后面的口袋滑了出来。然后当我转头起身时,却没有及时发现,而被紧随后头的陌生人捡去了。

我心急了,因为是第一次遗失这么重要的文件(包括身份证、驾驶执照、提款卡等)。我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着急并不能让钱包突然出现我眼前。我表面上若无其事,可是实际上很是烦恼。我只是按照程序向戏院柜台报告,留下电话号码。同时也到警察局报案,虽然明知道会得回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之后再向家人报备,当然免不了一系列的挨骂。

纵使我还是乐观的期盼着奇迹出现,可是显然这一次好运并没有降临。我才明白这世上的好人真的少之又少,传说中的拾金不昧在现实社会根本不可能出现。我在乎的不是在钱包内的几十块钱,我在乎的是重新办理重要文件的麻烦之处。我知道失去的很难回来,可是却掩饰不了我想念钱包如今身在哪个角落,虽然钱包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意义。

谢谢在我得悉不见之后第一时间陪我回到现场找钱包的朋友。

谢谢在我想要报警时候第一时间陪我在警局完成手续的朋友。

谢谢在我需要终止提款服务时第一时间向我提供服务专线电话号码的朋友。

谢谢在我需要使用现金付款时第一时间向我伸出援手解决燃眉之急的朋友。

“破财消灾”,这是我让自己好过一点的话语。“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也是让我自己看开一点的言语。钱财乃是身外物,文件更是可以被取代,唯一替代不了的是当我遇到困难却不拒于协助我的这群朋友。

大学生活

离开文西将近两年半,踏入大学也将近两年了。问我进入大学前后最大的差别是什么?我想是生活模式吧!我和大多数中六毕业的学生一样,中六之后都进入了国内政府大专升学,在这里就和大家分享我过去两年的体验。

大学就如一个社会的缩影,整个大学校园就仿佛一个小城镇。现实社会有各领域的专业人士组成,大学则有各科系的未来专业人士所组成。就算是读同一所大学的两个人,其实就如就读两间不同中学的同学一样陌生。纵使认识,除非很有缘或同一个科系,否则要见面也必须经过特别约会。

大学是热闹的。正如在一个小社会的环境里,这里的人形形色色,种类繁多,甚至可以媲美菜市场的商品。大家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和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外貌、不同的习惯和不同的名字。来到的大学的人,除了极少数选择躲在宿舍里的宅男之外,根本不怕交不到朋友。

大学的生活可以很充实,也可以很轻松,其差别就在于你来到大学后追求的是什么?如果只为了顺利毕业,在我国宽进宽出的大学制度上,其实一点都不难。如果是为了考取好成绩,那其实还是需要花点心思在课业上,付出些努力的。可是来到大学应该就不止是读书而已吧?不然大学生涯是沉闷、无色的。要为短短三四年的大学生活涂上漂亮的颜色,就取决于个人的选择了。

大学是个小舞台,可以实现每个人的梦想。在踏入大学前未完成的心愿,都可以在大学里一一兑现。不用担心在大学里没有机会,只怕你不敢去尝试。从唱歌、跳舞、运动、辩论、创作、文化,各式各样的都不乏。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要学的才艺,也可以弥补童年短暂时光来不及实现的愿望。如果有少许天份,更有望站上台上一展才华。

大学最流行的文化应该就是熬夜吧!由于在大学里大家上课的时间都不一样,周末却都是大家回家的时间,因此许多活动都选择在大多数人都得空的晚上进行。就算只是到晚上十或十一点,回到宿舍后也已经很夜。冲好凉或梳洗一下也已经到了午夜。偶尔肚子饿时就会成群去嘛嘛档喝茶,聊聊天,吹吹水,就已经到了深夜。

大学的时间是富有伸缩性的。不同于小学或中学那样,每天很早就要起身,到时间就休息,两点多就放学,补习后才能回家,如此有规律的生活。这里的上课时间是随着选择的不同科系而异的,可以是一天内上课的时间排得满满,也可以一天内不用上任何一堂课。在这里,上课之外的时间都是私人时间,要睡觉、要进餐都可以自己选择。

大学是踏入社会的前奏。这点相信没有人会质疑吧?原因在于大学毕业后,肯定就会踏入社会求职了,除非你不毕业,或你不要工作。因此在大学里,面对的一切挑战和难关,相信都是以后社会中所会面临的。无论是对待每一个人的处事态度,还是一切的沟通技巧,都是让你习惯于社会中的不确定性。学会互相迁就,互相退让,就等同于学会在社会中立足的先决条件。

月初刚刚完成了我在大学参与最活跃学会的传承工作。在过去担任组委的一年期间,当然也筹办了不少的活动。回想起来,在这里的办活动确实有着和以前不一样的体验。与即将踏入大学身涯的同学们共勉之,好好珍惜短暂的大学生活,将来势必回味无穷。

珍惜自己

还记得中五那年,一场严重的电单车意外,让我发现原来身边有很多人都是关心我的。

说得也对,三位朋友在我发生意外后全程把我送到医院,也把我的电单车送到维修厂。两位叔叔更是在听闻我这消息后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赶到医院看我。更多的朋友更是在事后给予我关怀。

“要爱惜生命,要知道身边有很多人是关心你的”,这是我爸爸跟我说的。还记得叛逆期的我总是抱怨着没有人理我,没有人疼爱我的念头。我恨不得想过制造一次意外来看看结果,但所幸自己没有这样的勇气。直到后来,我发现一切的关怀真的不是挂在嘴边。想通这一点,看得更广,发现自己其实是幸福的。

小时候观赏过许多的纪录片和报导,发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许许多多不幸的人。这也是父母或长辈们灌输的观念,要珍惜身边的每一样事物,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的我们会有怎样的遭遇。良好的家教和正确的观念灌输着我们姐弟每一个人,及时行善,虽然不确定那微不足道的捐款是否真的改善了那些不幸朋友的生活。

对于地球另一端的这些饥民、灾民或难民生活得多么痛苦,其实我都了解。可是当每次都只是透过屏幕看见他们,却仿佛对我而言太遥不可及了。也许正是因为我生活在相对安定的马来西亚,自我出生以来都没有发生任何血腥恐怖的暴动,于是也让大家的危机意识都相对来得低。

然而现实中真的并非如此,自己还没有遇见真的不代表它就不存在。随着人越大,生活圈子来得更广,认识的人也更多的时候,发现到现实生活并非想象那么完美。虽然依旧没有经历任何的大灾难,可是看见身边的朋友有者失聪、色盲或意外,才让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幸运的那个人。以前的遥不可及如今就出现在我眼前,虽然这一切只是小小的不幸。

人总是埋怨自己得到的不够多,相反的,却从来学不会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人也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却从来不去努力把握当下属于自己的。学习爱惜自己,因为生命是脆弱的。学习把握今天,因为明天是可变的。放大自己所拥有的,坚持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因为在地球的某个角落,还有更多更多比你更不幸的人。也许抱持这样的观念,生活中就可以省去许多烦恼,也会过得更写意快乐。

生命中也许有太多的不完美,可是总不该把这一切放大。接受眼前的一切,纵使只是小小的幸福。珍惜现在,把握未来!

失声手记

我可以伤风、咳嗽或不舒服,只要不影响我的声音,可是就是最讨厌喉咙痛。

从马六甲会到沙登时第一项活动就和那班小的去唱K。其实事前就喉咙就已经有症状了,那是延续我从沙登到新山再回到马六甲时候不舒服的喉咙。可是就是因为抵抗不了唱K的诱惑,所以还是毅然答应了他们。就在即将痊愈时,却因为三小时内不停歇的歌唱,让些许沙哑的喉咙再次恶化,严重失去声音。

那几天真的很辛苦,因为要面对几天后对垒国大的友谊赛,真的没有办法默不吭声。每一次休息了整个下午,喉咙开始有好转的迹象后,却因为晚上的筹备需要额外的说话而打回原形。纵使是到了比赛当天,私底下说话都用比较低沉的语气,上到场上是也多半靠喊的,方能让声音出来,让大家听见。

国大友谊赛后是比较长筹备马多大友谊赛的时间,很庆幸地自己能够拥有充足的时间恢复声音,达到最佳状态。那段期间,每天喝的水量不少,上厕所的数量也不少,只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畅所欲言。我尽量让自己不受别人的言语打扰,坚持自己的信念保持沉默不去干扰,可是事实上我真的很难做到。

平时爱说话的我,在失声的那段时间真的很痛苦。原因在于平时的我总是喜欢对于别人所说的话进行反驳,可是这下子我真的没办法。在喉咙伤得最严重的时候,熟悉我的人都会觉得我安静了不少。大家也许觉得这样的我比较讨好,整个气氛和画面和谐不少。可是对于我本身而言,想要说话却不能说话的感觉,真的十分难熬。

每一次,我坚持用我最低沉的嗓子把我想要说的话表达出来。说实在的,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保持在不说话的时间。我声带复原的时间总是比别人来得慢,同期失声的朋友早已恢复原状,可以高唱饮歌,我却还是沙哑的我。这完全是因为我爱说话的天性使然,纵使是沙沙的声音,也坚持要很努力地说出心中想法所导致的。

曾经想过,每时每刻的我是不是一定非说话不可?可是,倘若不说话,不只身边的人不习惯,就连我自己也不习惯自己。我不知道很多话讲是不是我应该保持下去的形象,可是我确实总是在说话时找到我人生的一大乐趣。那种莫名的快感是我做其他事情所无法体会到的,而这也造就了我永远想要说话的动力。

说真的,失声的感觉对超爱说话的我真的是一项天大的折磨。

公平,在我们心里

每年的这个季节,马青投投诉局总是人潮拥挤,投诉局负责人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不是因为这个季节发生特别多事情,而是学子们升学的季节总是存在太多的不公平。

今年也不例外。全甲成绩最优秀的两位学生,甚至在全国优越考生中同样有排名的他们意外地落榜了。公共服务局海外奖学金政策经修改后列明,当局将把20%或400份的奖学金不分种族发给表现最优异、最杰出的学生。可是他们真的连这最顶尖的400强都挤不进吗?考生们还未开始大专生活,气势就已受挫,让这些学生读书都不能安宁。不禁让人怀疑,公共服务局遴选的标准和透明度究竟在哪里?

奖学金的分配制度到底有没有改?从55%土著保留额到39%土著保留额(60%内的65%),从不用面试自动获取到需要看面试的表现,不同单位有不同说法,可是大家都说更公平了。说得好听是趋向了公平,可是事实上真的有公平了吗?为何每一年还是有优异生落选的情况出现?他们根本不是意外落榜,因为落选的人数并不少。这问题获得各界的关注,可是根本没有获得解决,究竟是优越生太多还是想要出国的学生多了许多?

如果是因为考获好成绩的学生越来越多,造成更多学生符合奖学金的资格,那问题应该在于考试局。为何考获全A的学生人数是越来越多的呢?现今的孩子真的比以前的孩子来得聪明吗?是考试局把A的标准放得更宽?是考试局的制度出了问题?还是现今市场上的奶粉真的辅助孩子变聪明了?

那如果说是基于太多学生都渴望出国留学,以致奖学金名额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而被逼都把他们留在国内,那到头来需要检讨的恐怕就是本地大专的水准了。我国最顶尖的大学每年要挤入世界200名都还得碰碰运气,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实现高教部制定了多年要打入100强的目标呢?比不上人的大专水平,才是学生们都不想留在本地念书的原因。

公共服务局可以编制出很多的理由,可以让成绩没那么好的学生出国读书,可是问题还是在于所谓的公平分配原则究竟体现在哪里?为何成绩不是最优越的学生有免费机票出国,可是全州最优秀的却只能呆在国内?这样公平吗?为何每一次提出了相对公平的政策仿佛给了大家希望,可是却在落实的时候让大家感到失望?为何所谓的公平,却在实行后有所偏差?

公共服务局海外奖学金不是有列明在海外留学毕业后必须回国服务的吗?为何他们还担心受服务局恩惠的优越学生们毕业后会人才外流呢?要知道,外国的教育水平远比本地来得高,学有所成的学生回国后为国效劳,不是更有助于国家长远的发展吗?公共服务局的本意是在保留人才,可是落选的考生如果获得别的赞助商海外留学,毕业后将没有理由返国效劳。在这样不公平的机制下,当局是在驱赶人才吗?

从首相署到公共服务局,各个单位都口口声声告诉大家遴选标准是公平的,考的优越成绩的人必定获得奖学金,可是为何当奖学金名单出炉时依然存在那么多的不公平?所谓的公平,难道真的无法用客观数据来衡量?还是其实只能用我们的心来感受?

p/s: 此稿刊登于2009年5月19日<南洋商报>言论版<轻弹浅唱>。

国阵的话和民联的话

霹雳州政局从两位州务大臣到两位州议长,一连串的争权夺利,制造了一系列的政治乱象。双方各咎其词,可是究竟谁说的话才是真正应用了实际权限之内权力?原本想通过真实事件了解真相和加深印象的我,可是到头来却依然倍感疑惑。

我还记得,那年在课本上所传授的是,议长的责任就在于公正地主持会议,并不涉于偏袒任何一方。议长是在每一次改选的议会后从众议员之中遴选出来,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人选将会被委之重任。可是,如果议会没有解散,而议长又没犯错,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尊贵的他必须被撤换呢?议长理论上应该大公无私,可是如果在换了政府之后就必须重新遴选,那说穿了,投选议长难道是来偏帮政府吗?

我不明白,为何通过合法方式上任为议长的,却没有权力召开紧急会议?更重要的是,当议长没有闹双胞时,为何会出现连警方都违背议长指示的情况呢?我可以原谅当两位州务大臣同时出现时,警方可能因为不知道要听从谁的指示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可是为何在法庭还没有做出任何判决之前,警方的判断却总是只偏帮一方?难道另一方就没有道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人民该如何百分百地信任我们口中正义的警方?

我还是不明白,为何当初身为议长的西华古玛行使应有的权力,宣布对议员实施禁足令会无效?可是国阵却能够封锁州议会大厦,并把民联议员在花树下的约定列为不合法的议会?为什么根据议会常规说明议长有允许媒体采访州议会的权力后,国阵却依然可以限制媒体的采访人数?为何堂堂一位议长发出的指示没人遵从,可是对于国阵的指示,议会卫侍就听命去做,驱逐议员和议长?

我就是不明白。为何国会议长在国会说了就算,可是霹雳州会议长在州会说了却引起反弹?为何安华在国会提出投首相不信任动议被驳回时必须乖乖坐回座位,可是赞比里在州议会提呈撤换议长动议被否决时却依然可以顺利被通过?是什么原因当州议长还是州议长时,副议长却能够随时越过议长的权力、主持会议?

到后来,纵使法庭终于做出裁决,民联的大臣才是合法的大臣,可是这种案件却依然还没告一段落。原任大臣尼查看似终于可以名正言顺重返大臣的职位,可是另一边厢,国阵却开始向法庭申请暂缓这项判决。问题又来了,同样是移交政权,为何当初国阵单方面声明夺权成功时要求民联离去,可是当高等法庭裁定了尼查才是合法的大臣时,国阵却不愿接受?

霹雳州政局乱象已经成为宪法上的难题。对于司法人员而言,谁是合法、谁是非法,他们也已经被搞得傻傻分不清楚。可是这时候,除了大公无私的他们,还有谁可以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所谓的三权分立,为何皇室有权介入执法这一环?所谓的民主,为何最终决定政府的人不是人民?这些难题一旦未解决,对大马迈向民主化都会是一个考验。

到最后我还是不明白,为何国阵的话说了要大家相信?为何民联的话说了却不能执行?

p/s: 此稿刊登于2009年5月18日<南洋商报>言论版<有话直说>。

真的有些舍不得

忽然间,感觉有点舍不得大队……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离开大伙儿聚集的地方时,心中总是有股莫名的不舍。

这是我第一次个人脱离大队。加入辩论组的日子中,辩论组的活动算起来我几乎都会参与,并且共同进退。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大家在打完比赛之后,就各自回家了。

参与这个组织有将近两年了。从一开始只是一个新生受学长关爱,到后来长大了一些大家一起扶持,再到身为学长后看着新生慢慢成长。这两年来,经历了悲欢,也尝尽了酸甜。有赢得公开赛冠军的欢喜,甚至是一起获得全辩冠军的喜悦,也有一起跌入谷底的中华杯败局。熬过了这一些事情,也让大家成长了许多。

辩论组真的不只是辩论。我们并非因为有辩论而聚在一起,也并非因为没有了辩论而没有联系。数数看过去的活动,除了辩论,我们还有庆生、狂欢、旅游、联谊、闲聊、唱歌、游戏,甚至吃大餐,在我们这个组织中从来都不缺乏。偶尔的不愉快,并没有阻碍组织带给大家大大的美好回忆。闲空时回想过去,编织起一些美丽记忆的根本,其实就在于大家都说不要挂在嘴边的“组织有爱”。

辩论组就像一个大家庭,就算是隔了很多代的学长和学弟妹都可以融洽地在一起相处。毕业多年后的学长们,纵使工作很忙,也会不时抽空回来看看我们。我想正是因为当时的组织也带给了他们同样美好的回忆,才让谁也舍不得这个组织,无法轻易放弃或忘掉这些记忆。当大伙儿聚在一起,甚至几代同堂时,辩论组体现出了整个温馨、乃至整个家的感觉。

说真的,平时在上课的日子还要兼顾辩论的时候,大家都会觉得很忙。可是大家有没有发现,当为了应付考试,辩论组的活动都告一段落时,大家会不会觉得都不太习惯?似乎感觉生活中缺少了些什么?我也不例外。这样的心情相信会让大家期待辩论组接下来大家会再次聚在一起的时光。凝聚大家在一起努力和奋斗的相信就是我们都朝着同一个目标和理想前进。

今天就是突然在离开大伙后感到些许的不舍,可是很庆幸的是多几天就可以和他们再碰面了。回家的感觉固然美好,可是在辩论组里的美好是不能做比较的。在家里陪伴自己的是家人,回到组织互相扶持的就是组友们。到时,大家又可以继续处在同一个世界,为同一个梦想继续加油。

传承营

这是另一次算是比较正式筹办的一个营,虽然感觉很累,可是看着整个营圆满结束,感觉还蛮爽的。

为了筹备这个营,我们主要组委都提前两天回来沙登一起筹备。虽然提早回来一起忙的人只有几个,可是当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奋斗时,自然还是忙得愉快的 。为了这个营,提前筹备的两个晚上都忙着午夜才睡,在营里的两个晚上虽然相对比较早入眠,可是却必须很早起身。尽管如此,相信大家都会觉得是值得的。

想谈谈提早两天回来的我们在沙登做些什么?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安排好整个节目的流程,包括课程和团康。我还是第一次挑起重担,策划传承营的所有游戏,希望效果还好。接下来就包括选营歌和跳舞。我首推的《年少轻狂》最后当选了,让大家有机会认识这首不错的本地创作,曾国辉可要谢谢我帮他打歌了咯!最后就是制作纪念品和手册。握在每一个营员手中的纪念日历,我可是主要的设计者哦!

这次的传承营依然选择在波德申进行,原因就在于它是我们传承营的不二地点,方便前前后后每一届的学长来参与。今年参与的学长不比往年来得多,所以整个场景看起来没有那么的热闹,辩论组整个家庭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的大。相比之下,这次参与的新生人数就更多于去年。最后参与的有16个,主要的新一届组委都有来,总算完成了传承的工作。

在传承营的那几天,大家就算很累,可是也尽心尽力完成了每一项任务和课程。从课程中学习到了组织的一些理念和运作形式,从团康中也了解到大家一起合作的重要性。无论是沟通技巧还是组织理念,甚至为了胜利而奋斗(打水战)还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丢国庆下海),都看到了大家尽力做好每一件事。希望大家都相信大家在这个传承营中都获益不浅,在接下来的日子可以合作无间,把每一个活动都办得有声有色。

这个传承营后,对我而言最重要的转折,就是已经卸下了组委的重担。过去的一年,除了忙着辩论之外,也必须忙着组织内行政的工作,偶尔甚至会喘不过气来。纵使这一路走来有风有雨,也有一些问题,可是大家总算都熬过来了。尽管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并非很好,可是大家都知道那些是不对的,也希望接下来的组委们不要重犯这些错误。当你们需要任何协助时,升级为学长的我们肯定会义不容辞地帮助你们。

看了你们一年,也见证了你们的成长。从都是以个人为单位的每一个人,到今天都是辩论组的同一群人。看见你们各个都各有所长,所以对你们接下来的一年是有非常大的期待。组织的未来会否会更上一层楼,就看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