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独自坐在房间 没有笑容的脸
你不在身边 却还是想念
翻开过去照片 消失了的从前
回忆中出现 全是痛的画面

昨天 的夜
下起 了雪
我孤单地哼着音乐

过去甜蜜的感觉
一起经历的喜悦
你却已向我告别

我知道爱已散了
也知道改变不了
我的眼泪在往下掉
你却依在她怀抱

我知道爱已变了
而你已转身走掉(而你也已经走掉)
曾经说过一起到老
原来只是在闲聊

也许我对你不再重要
你才会选择逃跑
我知道 眼泪也挽回不了
我们的爱已经画上句号

希望会有奇迹出现那一秒
多好

人民没有选择

首相自上任以来曾二度微服出巡,走遍大街小巷,穿梭拥挤人朝,体验平民生活。在艳阳高照下,汗流浃背的他看着人民似乎都很“踊跃”地乘搭捷运,不知他的心里怎么想?

雪隆一带应该算是全马交通系统最完善的聚集地,可是要从某地去到某地,不是应该有提供许多的选择吗?

选择一:

住在城市的居民如果没有私家车,要去哪里都很不方便。于是,大多人都会希望自己有一辆轿车,可以自由地在大道上奔驰,同时也换来不必依赖别人的尊严。可是,要在生活水准高的都市中拥有一辆车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新车不便宜,购买二手车同样也需要支付昂贵的维修费。除此之外,漂浮不定的油价和积少成多的过路费,相信在经济不景气的这个年代,大家势必不容易承担。

选择二:

为了增添积蓄,剩下金钱,改搭公共巴士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廉价的车资,虽然偶尔需要承受拥挤的场面,可是可以顺利抵达目的地就很好了。可是,偏偏这些穿行大街小巷的巴士频密度却不善人意,常常让人久等。如果等得到姗姗来迟的它顺利搭上还无所谓,可是往往却因为迟了一步而狼狈地追赶巴士,恨不得自己有双飞毛腿。可是回到现实,看着远走的车尾灯,却只能继续痴痴地等未知的下一趟巴士。

选择三:

钱财乃是身外物,看起来是省不了的了,因为最重要的还是可以准时到达想去的地方。选择乘搭德士,尽管必须承受一些司机的漫天开价,可是却无可奈何,只求能够舒舒服服地抵达目的地。可是德士在路上行驶却没有专用车道,特别是在上班和下班时间同样会面对堵车的痛苦。看着自己被困在常常的车龙里,仿佛无路可退,纵使付费多了,却依然不能确保不会迟到。

选择四:

要解决堵车的问题,电动火车、单轨火车或轻快铁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只要乘上了之后,走在自己的专属轨道,根本不会受到路面上任何情况的影响。可是,要等待一趟电动火车的来临却是如此的漫长。曾经试过听到报告说明三度延迟,甚至在一个小时内等不到任何一列火车的出现。终于等到了,可是能不能够上到火车还需看缘分。就有一个朋友曾经在繁忙时间三度被挤出门外,与火车擦肩而过。

选择五:

面对一系列在时间上无从掌握,又经常受到外来因素影响的公共交通工具,也许选择步行会是一个不错的决定。步行可以自行选择启程时间,只需提早出发就能准确控制整段路程的时间。可是,走路终究会累,在马来西亚炎热的天气下步行会汗流浃背。即使锻炼得再多,遥远的距离是不可能再短时间内抵达。雪隆一带并不像其他较小的州属,纵使不用从最北到最南,要跨越城镇,也会是一个漫长的路途。

当选择这个也不是,选择那个却会后悔的情况下,人民根本没有选择。不选公共交通是自寻苦恼,选择之后却增添烦恼,选不选都会感到懊恼,所以人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相信交通服务当局也并非不知道自己常常误时的事实,他们也不可能没有收过来自乘客的投诉,可是为何就是没有看见他们对此进行改善?也许他们都仗着自己是唯一也自称第一,因此会对每天都挤满人群的业绩而洋洋得意,可是却不曾留意,还不是因为他们办事不利?

我听过一位来自韩国的讲师表示,在那里每隔一分钟都会有一趟巴士。对比起我们的现况,六十分钟才有一趟,真叫人难以想象。有关部长们又并非不知道这样的事,前首相也并非没有亲身经历,现任首相日前更是一尝“沙丁鱼”滋味。可是为何想了十几年,喊了多次的改善却从来不见效果?为何别的国家办到,而成天喊着马来西亚能的我们却还是不能?

马来西亚旅游年,难道就非得要经历一趟等待之旅?

p/s: 此稿刊登于2009年5月2日<南洋商报>言论版<有话直说>。

好想什么都不做

这几天似乎都很勤力地在读书,目的就是为了应付这两个星期的大考。偶尔当读到晃神时,却发觉自己这整个学期下来,好像还没有真正地休息过。

我来到大学参与最多的活动就是辩论组的活动,纵使这整个学期没有任何大型的比赛,可是内部照样有许多训练和比赛,还是组委的我依然有许多的事务要忙。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这个学期20个学分繁重的课业,我似乎很久都找不到空闲的时间。每天的每个时候,除了睡觉外,好像都没有其他休息的时间。大学的生活真的是这样的吗?

忙辩论忙到最后一个星期,一比完内部训练赛就必须立刻投入考试的准备工作。对于会不会有的休息时间,根本不敢多想。可是却总是在读书读到晃神的时候,却常常会有想要放弃的念头。觉得忙碌了整个学期,是不是也应该有一点休息的时间?我渴望的休息时间真的不只是睡觉的那片刻,其实还包括可以自由自在做着自己喜欢事情的时间。

昨天才刚刚度过大考中最艰难的时刻,三天考四张试卷,现在的我真的很想什么都不做。想着之前考过的五张试卷,我的努力都有成果,我考得还不差吧,应该好好奖励自己。可是又想着三天后还有一张试卷,现在的我真的不敢多偷懒,却只是乘着每一个晚上读书读得很烦的时候,到窗台去吹吹风,轻松两分钟。

想到下个星期五就要去传承营,也意味着我的假期也宣告结束了,也就是说我的假期就只有那短暂而不到一星期的时间。这个星期五考完试后,我真的恨不得马上回家,因为我的假期真的不多,必须好好享受一番。再多和朋友出去游荡的计划我都不会接受,因为我当下的念头很明确,就是要回家。再多的阻挠都阻挡我,星期五晚上我一定要回到家。

很渴望回到家的时间,我可以很自由地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情。我甚至已经规划好要有一天什么东西都不做的时间,可以无所事事到处游走,可以自由自在自得其乐,更可以轻松开心享受时间。这其实就是在我忙碌了将近四个月后想要奖励自己的,因为我觉得我付出了这么多的时间,现在真的是需要好好消磨时间,让自己休息,才能够有更多的精力在短休后往前冲。

无所事事,其实比旅行还要爽。至少它不受时间的约束,可是旅行却还需顾虑时间的长短,不能留恋于途中的风景。至少它不用花费太多的精力,可是旅行无论是爬山还是坐巴士都还是会累。至少它可以什么都不管,可是旅行却还是需要多方面考虑,更必须花费金钱。我要的无所事事其实很简单,无论是在家纯享受,纯音乐,又或者到书局纯闲逛都好,这都是一直以来我想要让自己轻松的活动。

现在的心情真的很渴望回家,真的恨不得星期五那天快一点到来,真的很想什么都不做一下。

是我自讨苦吃吗?

是我自讨苦吃吗?我好像一整天都在“充实”自己。明明自己很忙,却还选择加重自己的负担。

难得回家的周末,最后却还是选择只回家过一夜。并非我不想在家逗留久一些,可是为了完成之前未完成的梦想,毅然选择了这样。带着疲累的身体,搭着巴士回到沙登,只为了隔天去八打灵公教中学担任辩论赛评审。其实是有好处的,就是可以增广自己看辩论的视野,阅读比赛的能力,可是在这种时候似乎不大适合吧!因为一去就是大半天,还没有八点就出门,将近八点才回来。花费了很多时间,还需付出额外的交通费用。答应当评审是我自讨苦吃吗?

更重要的是,我多两天必须完成一份统计学调查报告。当被分配到的组员两位都是不会主动协助的时候,更多时候我必须一脚踢完成这份报告。纵使分配了工作给他们,可是看得出他们是在应酬我,只是敷衍了事,完成了就寄给我。我很想不管,可是毕竟这是组的作业,如果这样交上去,损失的还包括我自己。到最后,看着不懂他们在做些什么的报告,我只好埋头苦干到凌晨两点半。当初我采取主动策划整个调查时我自讨苦吃吗?

其实回家后就急于回来沙登的原因还包括要带队打友谊赛。这一次我被分配去带三个小的,责任果然不轻。重点在于他们也很忙,可是没办法,比赛就在星期三。我使命和他们协调也要求他们腾出一些时间给我。他们都还缺乏上场经验,很多东西都还不了解。面对不成形的稿和不懂在说什么的回应,我就必须花费更多的时间和他们讲解并改稿。庆幸的是还有学长会很专业的伸出援手,减轻我的重任。可是再回想时,会觉得答应上场又是我自讨苦吃吗?

其实这三件事情如果分别发生在不同的时候其实是没问题的。可是重点就在于同时发生在不适当的时候,才让我忙得喘不过气来。想着下个星期就要开始靠学期大考了,可是自己却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评审、辩论和报告同时出现,又面对着书还没读的情况,我才会想到我去做这些事情其实是在自讨苦吃呢?

很希望这样忙碌的日子可以很快就渡过。现在的我只是不停找出自己的能耐,熬过这段难熬的时光。会不会崩溃?我用我的信念支撑着。

交通工具都和我作对

其实简单而言就是倒霉的一天。

要回家的计划很早就已经决定了,最主要就是为了隔天的清明节。也是因为今天有的回忆讨论着重要的事项,于是就把回家的时间调迟。想着五点半,在我开完会之后两点半出来应该也不会迟到,不会像上次那样只有一个小时半的时差而赶不到巴士,导致必须重新购买车票吧!

非常准时,下午两点半我就出来等了巴士。可是却痴痴地等了将近四十五分钟,依然不见巴士的踪影。我相信穷则变,变则通,就在后来看到可以通往另一个巴士站的巴士后,就想着自己的变通依然可以带来希望。可是却在坐上巴士后,才发现我所要等候的巴士今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根本没有经过我的等候处,而且是从另一条路出来,刚刚好走在我乘坐的巴士的前面。也就是说纵使我提早出来,又或者继续等多几个小时也不会有结果。第一个倒霉。

就在知道自己根本等不到学校通往火车站的巴士后,我于是就想着乘搭私人巴士,花费一令吉也无所谓。那辆巴士就算不如其名那么的快捷,可是我想它也不至于会令我迟到吧!可是,我万万没料的是,就在我要下另一个巴士站转搭该私人巴士时,下了车之后,私人巴士已经离我远去。我望着巴士的车尾灯,叹息着,却追不上那巴士。难道我要等下一趟吗?最快也必要要等半个小时,可是这样我根本不能担保会赶得上巴士了。第二个倒霉。

我于是决定了抄捷径。虽然说是捷径,可是始终必须快步前进才有可能追得上巴士的速度。半跑半走,到了路口,看见巴士就在很遥远的地方。当再次感叹也已经追不上时,庆幸的是它停在了一所学校门口,让我有了转机。我拼命地跑,随获得小孩的让路,可是却跑得十分狼狈,直追巴士,总算让我上到了巴士。可是在通往火车站的路上却总是堵车,巴士也似乎有故障那样走走停停,原地热身。原本不用十分钟就可以到的地方,现在却搞得需要四十五分钟才能到。我开始担心着能不能赶得及五点半的巴士。第三个倒霉。

到了火车站,我迅速买了车票,期望着奇迹出现能够把我准时送到芙蓉巴士站。可是我始料未及的是,火车站的广播器播出延迟的消息。我以为只是一次,可是随后却听到多两次。每一次二十分钟,也就是说整整被耽误了一个小时。看着对面通往另一个方向的火车已经来了三趟,我应该搭乘的却始终不见踪影。我已经注定迟到了,都是这些交通工具惹得祸。想着自己可能在毫无巴士票的情况之下,能不能顺利回家也是个未知数。第四个倒霉。

火车站已经很多人了,意味着要要挤上火车的难度更大。火车终于娓娓道来,看见火车上由于误时而同样出现人群的现象,大家都感到哗然。凭着我勇往直前的精神,我进到了火车里面。没有任何惊喜的一个小时,顺利把我送到芙蓉,可是已经迟了一个小时。我不想再等巴士去到巴士站,因为我没有本钱再经历下一个倒霉。看到德士就迅速上了。司机开价六令吉,我也别无选择,只求把我安全载送到巴士站。可是到了巴士站,果然如我预料,已经没有了可以回马六甲的车票。我慌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第五个倒霉。

我尝试然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想办法。问了柜台小姐,她提出了两个方法,但前提也是必须碰碰运气。可是想着自己今天那么倒霉,我根本没有本钱经历多一次的倒霉。我试着第一种方式,也就是看看巴士有否空位,说服巴士司机让我坐上巴士。我先和巴士司机谈了一下,说出了我经历的情况,他只是叫我等待,表示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也不能帮到我。

非常庆幸的是,这次运气没有再和我作对。我在完全不需补贴额外费用的情况下,巴士司机让我上了巴士,而且还是一个人坐两个车位。巴士司机可谓我的贵人,在我茫然无助时带给我希望。多么幸运我没有经历最严重的倒霉,因为如果是那样,也许我就必须流浪在芙蓉的街头了。到最后,我终于顺利回到久违的家里,看见久违的家人。

经历了倒霉的一天,简直就是噩梦一场。交通工具之所以和我作对,还不是因为马来西亚的交通系统混乱之余,还常常误时,为大家制造了那么多的麻烦。若这样的情况没有被改善,我不能担保这样的历史不会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