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络方式的革新

还记得书写信件一笔一画的用心吗?也还记得收到书信时的感动吗?那份握在手里实在感的喜悦,可以说是这样旧有联络模式才有的。在通讯技术发达的今天,却似乎越来越少了。

撇开更早以前飞鸽传书和电报传递不谈,出现在大众用途之间最普遍的联络方式就是书信往来了。当时,无论是公务上的公函,抑或是私交上的私函,靠的联系方式都是书信的交流。还有就是青春期的交友平台,那是还在盛行交笔友的时代。记叙现况,慰问对方,然后在寄出一封一封的信件之后,接下来的就是日盼夜盼邮差几时会捎来的好消息。

到后来手机通讯开始发达的年代,把邮票贴在信封上交流的趋势开始渐渐被取代。手机通讯这其中尤其是以文字作为交流媒介的短信息服务最受欢迎,因为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摆脱了信件交流需要等待的缺点。联络号码一按,短信铃声一响,就成功完成了一次的联系。更重要的是,每个人的手机都挂在身边,让这样的联系方式时时刻刻都发挥其重要性,更可以在紧急需要时就马上送上。

即使后来电讯网络台陆续推出更多的短信优惠配套,可是始终逃避不了需要付费的事实。互联网的发达开始颠覆了付费的传统,掀起了像电邮、聊天室、即时通等革命式的联络方式,都豁免了用者付出更多额外的费用。不仅如此,无论是从较早的电邮,还是到现今最流行的即时通,都是趋向了更快速联系的路线发展,顿时构成了交流管道上的一样好工具。

来到今天,多功能的互联网联络方式已经成为了网络方式上的趋势。社交网站的崛起,让用者可以在同一个平台,通过图片或文字了解及关注亲朋戚友多方面的最新状态。更重要的是,许多网站即时通讯聊天室的功能,更在很大程度上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从前好久不见的朋友,即使现在身在地球不同的地方,也可以通过网络让彼此更亲近,了解的程度更胜于身旁的友人。

时代的变迁,方式的改变,联络方式也趋向了更方便。从传统的单元互动,走向现今的多元分享平台,更是精彩了我们交友联系的模式。社交网站的图文并茂、私人部落的推荐介绍、即时通讯的随传随到,不仅简化了我们的相处模式,更拉近了久未联络朋友的感情。虽然有人说这些文字的传递是更冰冷的体现,可是对于朋友近况有更多的了解、更快速的回应,我却说那是更热情啊!

科技革新的好,让我们尝到了生活的妙。现在的我们可以通过文字或部落格交流,可是专栏结束之后,谁又想像得到以后的我们,又会在什么更方便更快捷的平台上交流呢?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7月17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童心协力,对抗饥饿

再一次加入世界宣明会的行列,在《饥饿30》倒数活动上担任志工。

不是第一次参与,却也不是连续第二次向志工组报道。因为在第一次参与后有着良好的感觉,所以也决定一定会再次回到这个岗位。只是两年前的时间安排,前一年的报名错开,让这一次在组长主动询问的情况下,更显得义不容辞。尽管那是早至好几个月前的事,但也从那时开始就下了决定。

三年后旧地重游,多了很多新朋友。有些旧面孔还在,负责的工作性质也还是一样。想想我们就是那么特别,有着特别的凝聚力,很多人好几年来都会心系于这个组别。我加入的是解饥餐和证书分配组,主要就是分派解饥餐给前来参与倒数活动的营员们。想想其实真的不简单,我们整组只有二十几人,可是分派的营员数目却是多达一万八千人。

在这里,遇见的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很多都是刚认识的,但因为理念相同,很快就可以打成一片。在星期六的志工培训后,就大概认识了彼此。在组长系统性地分配工作之后,就要确保大家在值班当天一切准备就绪。然后当各别DIY代表前来领取解饥餐时,就可以更有秩序的点算和分派。

参与这项活动的目的,并非是因为有就会在倒数活动现场聆听大牌歌手的演唱。我们最主要的,还是协助成就《饥饿30》活动的完成,让这项活动的理念可以传播开来。当然,营员们挨饿30个小时只是个形式,最主要的还是通过这个活动了解到有着世界宣明会这个组织做出的努力,意识到自己同时也可以做出的贡献。

打着“童心协力,对抗饥饿”的这一届《饥饿30》口号,意旨通过这项全球性的活动,抵抗饥饿及杜绝贫穷。当会上播放着关于全球面对的贫困问题,当志工艺人们在活动中分享他们探访贫困城市的经历,全场参与的志工营员无一不为之动容。生活安逸的我们,很多时候真的想像不到就在同一个地球,却在另一端有着如此生活贫困的小孩。他们没有舒适的住所,没有足够的粮食和饮水,更不用说教育的机会。

《饥饿30》就是这样一个活动,借助机会把资讯传播开来,让整个社会更正视这些问题。回想起来,我们真的更应该珍惜当下,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当有机会,何不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不管是直接或非直接的方式,都可以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为这个社会出一份绵力。我们为的就是这些孩童未来的希望,为的就是这些社会未来主人翁的人生希望。

很高兴能够再一次参与这项活动,虽然在行程上算不上方便,虽然必须从自己生活的城市远道而去,但为了参与这样的慈善活动就不算什么。很开心和大伙儿一起愉快地工作,大家闹在一块,彼此的相处都是融洽的。这样的机会实属难得,希望大家都感受到当中的精彩,来年再来聚在一起。

为善不遗余力,我就是喜欢在我有限的时间和能力之内,做我能够做的,贡献于这社会。

鸡场街情意结

马六甲州行政议会日前通过取消鸡场街文化坊封街的议案,让鸡场街全天候通车,也意味着禁止在文化坊封街市集的所有贩商摆档。

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而州行政议会也在除了发放通知书给相关单位外,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官方交待。我尝试不要去政治化这个课题,可是就连鸡场街文化坊工委会副主席拿督颜天禄都质疑这项决定背后的议程,这很难让人不去联想这项决定与州行政议会内没有华人代表无关。如果这一切都只是猜想,那马六甲州首长好不好给大家一个清楚的交代?

马六甲鸡场街封街的故事要从13年前说起,在工委会获得政府允许发展鸡场街开始。经过多年的努力,才成功打造了一条属于华人传统文化、闻名遐迩,甚至已经晋升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文化坊。鸡场街已经俨然成为马六甲旅游业的卖点,任何人如果没有到过鸡场街,严格来说都不算到过马六甲。

在鸡场街文化坊市集里,聚集的是多元化的贩商经营着各种生意。而其中很多具有本地特色的商品,甚至给类型特别的文化才艺表演,都成为这条老街的号召力。虽然也因为封街而造成了不少交通堵塞的问题,可是好歹也是我们引以为傲要推广本地旅游业的卖点。取消封街和摆摊,真的这样狠心说了就算?

其实早在5月5日全国大选之后,在拿督颜天禄败选之后,鸡场街在接下来的几个周末就已经停止了舞台文化表演。鸡场街顿时只剩下市集人潮的喧嚣,却少了舞台文化表演的热闹。只是事情的发生就真的那么刚巧,而我不知道这又是否和政治有关?然后,就在其他华团工委代表开始想要重新振兴这文化时,又再传来鸡场街即将取消封街和摆摊的噩耗了。

说实在的,我身为马六甲子民,鸡场街对我的意义其实也没有很大。那条街,既不是我从小玩乐或长大的地方,更不是我经常都会有去光顾的好去处。鸡场街对我而言,充其量也只是我最常带着来自其他州属朋友去的地方。这样一个有特色的地方,却是对于整个马六甲州属重大的象征。别人问起马六甲,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把鸡场街推荐给他们。

只是如今,这条老街的文化风采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只是更多的车辆川流于老街道之中。每个周末各有各精彩的个类型文化表演,每一年格外绚丽多彩的年景布置,剩下的都只是大家走过看过的回忆。虽然在市区穿行的车辆可能减少了,交通变得更顺畅了,可是马六甲古城却也从此少了这份保持了很久的文化韵味。

鸡场街这条老街,我们马六甲的象征,马六甲人特殊的情意结,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7月2日,<星洲日报>言路版。

随身听的进化

随身听挂腰间,再佩戴上耳机,这就是代表着青少年年轻活力与时尚的形象。随身听从开始到现在,都成功地在青少年市场找到定位。

也许大家并不知道,随身听最早形式的出现是索尼(Sony)公司起先开始有的产品专利。当年正是音乐卡带盛行的年代,有了Walkman开始播放歌曲让旋律在耳边回荡。只是,当时的随身听功能非常有限,除了可以播放胶卷卡带之外,其余的就是录音功能和讯号微弱的电台收音功能。

随后,当音乐光碟开始流行之时,开始有了Discman的诞生。这样的改变其实就是从Walkman的播放卡带形式,转变成Discman可以支援播放光碟的形式。只是,这样最早期的光碟播放器产品,始终存在着一些弊端,适应面相当地局限。因为Discman的抗震性能很差,所以只用当用户在稳定的环境下才能完好地读取光碟内容,享受到品质优于胶卷卡带的音乐。

时代的转变,来到了MP3音乐格式逐渐盛行的时代,商家也开始推出采用快闪记忆体(Flash Memory)储存的方式收藏歌曲。进入21世纪,由苹果电脑(Apple)横空转世推出的iPod,可说是随身听发展史的一个里程碑。iPod的推出短期内迅速在全球科技市场引起轰动,让人不禁感到惊叹“原来科技也可以这样玩”。于是,随身听的品牌效应从Sony走向了Apple,播放形式从卡带光碟迈向了MP3音乐格式,正式跨越到了另一个时代。

后来,纯音乐的播放也开始满足不了听众的要求了,于是就开始有了音乐视屏的流行。MP4进阶版音乐格式开始支援视屏的播放,观赏的屏幕也从狭小屏幕渐渐扩大成全屏播放。然后又因为用户的贪图方便,许许多多的随身听音乐功能已经和智能手机融为一体。用户开始可以二合为一使用智能手机,甚至享受的音乐品质也不输于随身听。

无论随身听的形态再怎么改变,发展的趋势再怎么变化,其主要结构都还是需要连接着耳机作为播放媒介。因此我们看到随身听的发展,与此同时也带动了耳机文化的诞生。用户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的音乐享受,开始着重于耳机的投资。于是,市场上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不同设计、专属不同音乐曲风的音乐耳机,开拓不同需求用户的市场。

音乐是我们的良伴,可以陪伴着我们度过生活不同的时刻,适当的音乐量更有助于调冶性情,舒缓压力。不同的音乐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刻画出任凭我们去想象的音乐感和画面。我想,这就是音乐永远不会过时的原因。新歌虽然感觉新鲜,但旧歌也让人回味无穷,越听越有感觉。仿佛带领着人们穿越时空,沉浸在过去的岁月。

这就是随身听进化的方式,其实只是发生在近二、三十年的故事。下一代的音乐享受,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6月26日,星洲日报活力副刊《新媒体》专栏《科技那些年》。

烟霾•还在

当醒来的早晨,呼吸的空气不再纯粹新鲜,眺望的景色不再清晰可见。从前几天开始,烟霾又再一次来袭了。

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这一口一口被污染了的空气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没错,这就是从不远方印尼苏门答腊岛飘来的气流,让西马半岛(特别是南马)许多地区的空气处于不健康水平。然而,这其实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课题,这是在每年大约这个季节都会飘洋过海,甚至已经是人民已经司空见惯的年度常客。

只是,就算是年度常客又如何?再怎么熟悉它还始终是我们最最不受欢迎的常客。这熟悉的常客却在这个原本风光明媚的季节,硬生生换上了“烟霾季”的外套,成为我们全民上下挥之不去的噩梦。为了开垦油棕园,为了使用成本最低的做法,这些种植公司就可以任意放火烧森林?有精明团队执行运作的这些种植公司难道就没有更环保的方法?

烟霾,影响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观感,让我们视线模糊误以为置身于仙境或云顶高原之中。它最最严重的祸害就是会危及我们的健康,轻则喉咙不适呼吸不顺畅,重则皮肤敏感肺部受感染。这些连小学生都会朗朗上口说出的祸害,连大人们都要戴上口罩阻挡的祸害,这一切一切对于掌管国家环境问题的环境部不可能也不晓得吧?环境部除了派发口罩提醒国人减少外出之外,就没有任何更直接根除问题的行动吗?

然而,令人更匪夷所思的是,环境部长巴拉尼威日前才表示,大马可能在7月第一个星期派人前往印尼,并向雅加达政府施压,以正视烟霾问题。这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关乎国人健康的重大课题,我国政府竟然打算迟至七月初才会采取行动?印尼可以为了自身利益而罔顾他国的反对声浪,可是做为受害者之一的我国也同样坐视不理吗?那现在到七月之前的整十天空窗期,政府的立场又是什么?

政府是我们民选出来的,应该在国家甚至国际课题上真正捍卫我们的利益。可是在这个区域课题上,却显得唯唯诺诺,迟迟没有做出回应。就算环境部长给予的回应,请注意,也只是表明建立在“可能”的基础之上。难道因为面对的是东南亚区域龙头老大,这些年复一年的环境课题就没有办法有效处理着手解决吗?做为子民,这时候我们只有一个简单的要求,还我们一阵放心呼吸新鲜的空气。

不想继续活在烟霾的噩梦之中,不想这样的环境问题永远悬而未决,不想几十年后的我们乃至我们的子孙们,当仰望着烟雨蒙蒙的天空时,依然继续感慨:烟霾,还在……

P/S: 此稿刊登于2013年6月24日,<星洲日报>言路版。